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最遊記同人 【佔擁7】 395
 佔擁第七章、終章

 奇摩和無名都沒放、
 當初只放在個人網站和天空以及日文版的FC2(被揍)
 之前等結局等很久的朋友對不起OTZ

 然後因為是最後一章了,
 因此就長了些、也相對自己很喜歡這最後一章(咦)

七、

「所以說,你是被悟空拒絕了是吧。」裝著茶水的陶瓷杯才離開嘴邊、悟淨還尚未報告自己如何,男子卻開了口帶著稍微疑問卻有著肯定般的語氣說道。

 在對面的男子刁著煙沒回答,僅是把血紅的雙眸瞄向八戒,表示默認了。

 悟淨很難去討厭八戒那像女人般地尖銳直覺﹔明明看似只是個男人中的褓母罷了,觀察卻是像外頭任何的一個女人神情一樣尖銳、逼著自己似錯出壞事般要供出實話來。

 ---但他卻又沒法子去討厭那雙觀察尖銳的眸子。

「…有的時候真的會沒法子在你面前隱瞞任何事…。」男人從嘴邊提起菸,看著男子道出他心中的感言。

「哈哈,怎麼連悟淨你也這麼說?」八戒帶著苦笑回答「…其實看你的臉也知道結果如何了。」擱下陶瓷杯,男子望向杯中經由茶水所倒映出來的自己緩緩說道。

 雖然看似沒事般的神情,但卻隱約的知道被拒絕了。

 你---八戒抬起頭看向悟淨繼續說:「你或許不曉得,悟空他為何會喜歡上三藏吧?」

 對面的男人聽著這句疑問句,露出不解般的神情。

 那傢伙之所以會喜歡三藏他---…

「悟空他,並不是喜歡上是身為第三十一代唐僧的玄奘三藏﹔則是肯疼他、愛他的三藏。」話結束,男子臉上帶著柔柔笑容。

 ---你的意思是什麼?取起方才已享用到一半之餘的煙蒂,悟淨貌似有些嚴肅地問起。

「…所以說,你真的只是個僅看外表的男人。」

「……」

 不懂八戒那番話,悟淨也僅好撇頭望向窗戶外不大也不小的雨水。心中不時自問著『所以說他到底發什麼脾氣來著?』﹔不過對他來說在怎麼多想、也想不出什麼頭緒來。

 兩個男人就在屋內不語了一陣子。窗外的雨水不識相地滴答滴答打在青綠的葉上,像是在唱起歌般的不斷反反覆覆著。

 看似一名是微笑好先生的男子也繼續喝著他從方才他就一直捧在手掌中的陶瓷杯中的清水,雙眼雖然看似沒在找目標看﹔但在他對面的男人卻隱隱約約發覺到八戒這男子在心中正在對著自己發出火山要爆發的警訊。

 但是又沒有什麼頭緒可以知道原因。沒頭沒腦的問說「你到底在生什麼氣?」之類的問題,八成接回的回答就是更危險的動作及言語,甚至還有讓人感到會真正恐怖的警告…。

 光想到又會被念個教訓經,悟淨也只好靜靜不語地繼續看著窗戶外、繼續從桌上拾起煙蒂及打火機、繼續享受令他如吸食鴉片般上癮的菸。

「…你喜歡悟空多久了?」還在上演著夫妻冷戰、兄弟打架、情人鬧不愉快的戲碼之際,照八點檔的老套戲劇應該都是可憐方開始道歉﹔但在這最先開口的卻是教訓方的八戒。

 他擱下陶瓷杯,看來總算是把那杯清水給喝完了。八戒看回答者尚未回答,不得不又再次問起:「你喜歡悟空多久了?」

 該怎麼說呢,這般感覺還真像是一對夫婦鬧出外遇。老婆正逼問著自己親愛的老公到底是愛上哪一隻狐狸精?在哪認識那女人?還有到底和那女人關係多久了?怎麼看就是正被妻子逼問著。

「其實很久了。」總算認真看著他的悟淨這時才緩緩回過頭來回答。

 算起來真的很久了。回想到八戒還被認為是殺人犯那時,三藏正帶著悟空在捕捉著。就是那時候。

 那傢伙…居然對我說…男人不禁回想起那深刻的話語。


『什麼嘛,果然是冷的。』

『因為你的頭髮就像火焰燃燒般的紅,我還以為是熱的呢!』



「明明只是個笨猴子罷了,卻對我說出那番話。」

「明明只是個小動作罷了,我卻對他動情到現在且變成這種情況。」

 像是自嘲般地,男人提起煙蒂、把額頭埋在手掌中,像是個傻瓜似的笑著自己這般可笑的行為及動作以及言語等等。

 而聆聽者八戒卻仍然沒有任何動作,聽完那番話,幽綠色的眼中僅有滑過「喔~!原來如此在那時候。」的明白感罷了。

「---悟淨,你有沒有想過為何悟空會願意選擇三藏?」

 不理會還在自暴自棄的悟淨,男子問著,嘴角邊緩緩的似乎可以看到一些絲毫的笑容﹔且亦不等他是否要聽回答,幽綠色雙眸的男子繼續說「雖然沒有真正和三藏確認過,但是---猜測若沒錯的話,他把悟空是放在第一位的重要。」

 像是被言語牽動般,還在沮喪的悟淨抬起頭望向八戒那張方才說出那番話的嘴。

 明明是發覺不可能,卻隱約的稍微相信那猜測---

「你少來了,八戒。…三藏那傢伙第一重要還不是他自己或是他那個師父罷了!怎麼可能是悟空?」露出不大相信的神情,男人笑道。

 ---他那種自私的傢伙哪有可能有這樣般的分類?

「…如果不相信,你就好好看這張紙。」語畢,八戒取出張紙遞上前給方才還在不相信的男人面前

 接過紙張,悟淨瞧了瞧上面筆跡,是三藏那傢伙的。

「『如果你還是不明白的話,我是會殺了你的。』這是在我回來時、在路上遇到三藏時,他要我這麼對你嚴重的警告。」解釋為何說出這番話,八戒臉上仍然是笑容地說著。

「---啊啊,他要是真能這樣就打發我,我就不會這麼一直纏著悟空了。」拋棄紙張,悟淨再次點起煙蒂笑著。

「居然還對著我說,那猴子永遠指屬於他一個人﹔是他唯一能佔據的人。---真是個混帳傢伙!」

 所以說,這次你失去了珍貴的東西了嗎…?像是嘲笑般的問法,在八戒嘴中不禁發了出來。

 ---!?

 望向八戒的問題,男人才緩緩笑了起來。『失去了嗎---』

「啊啊,是的。我失去了珍貴的東西,失去了該珍惜的猴子﹔我是個失戀者…。」像是孩子般的話語在男人口中不斷的大吼大鬧著。

「我沒被任何人甩過,其實我也無法提供任何意見。」久違的話語在男子口中對著悟淨說道「---但是我只能給你參考的方法僅有…再重新找個人吧。」

「再固執的喜歡他人,也是無法真正得到他的心的﹔何不試著另外找個人看看呢,總會有個屬於你自己個人可以佔據的心以及他人吧!」

 對著悟淨發出自己的論言,八戒接著起身便開啟大門。微笑地回頭看著男人說道:「我們去吃點東西吧,悟空已經先去找三藏了﹔我們也走吧。」說完,他人便拿把傘走出門外﹔獨自一人輕撫變為交通工具而停放至不被雨淋的吉普。

 在屋中還在發楞的男人望向八戒方才走出去的那扇大門,腦中仍然飄著方才那些話。

 不知為何,再言語之中,隱約的有些感覺…很密很密的小感覺。

 有點像是---


「……八戒你…?」

 拎起從昨天晚上就批放在椅背上的單薄外套,悟淨提起步伐便奔向大門外來到還在替自己的寵物梳理毛的八戒身旁。

 雨水不大又不小,滴答滴答地順著那血紅的長髮緩緩地滴落。

「---要撐傘嗎?」看似根本不是男人會露出的笑容出現在有著幽綠色雙眸、且有一條龍為寵物的男子臉上。手上遞出的是一把傘。

「我相信你會找到你可以珍惜的且還是你心中最珍貴的那個人。」說完,笑容仍然在臉上﹔然而手臂順手的把有些濕的傘打了開來。「…或許那個人也是很喜歡你的。」像是藉由開傘的時機,恰好遮擋著自己的臉色,八戒就這麼順口說了。

 ---是啊,或許那個人就在我身邊而已。全身雖稱不上整個淋濕的男人像是自言自語般、卻又像是回答八戒般地開口說著。

 舉起傘,八戒還是以笑容望向還在淋雨的男人說道:「走吧。悟空和三藏或許會等得不耐煩唷!」

「…那倒也是。」語畢,悟淨便進入傘內和有著幽綠色雙眸的男子稱著傘前往另外兩人的所在地。


「……是說我很好奇三藏給你的那份紙到底寫些了什麼?」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手持傘柄的男子偏頭對著身邊紅髮、穿著單薄的外套,且也還叨著菸的男人問道。

「啊啊…。」似乎多少早就料到八戒會問他這件事情,男人臉上帶著「果然沒錯」的神情回答了發問者:「沒什麼,只不過是臭和尚的哲學人生道理罷了。」說完。臉上表情立即恢復到平常的樣子。

 倆人瞧看雨水逐漸少了許多,便一塊抬起頭望著天空。

 有如對著沮喪的人在微笑、打氣似的,逐漸變得湛藍的天空,也出現了彩虹。

「…出現了彩虹呢!雨過天晴,看來我有精神振作起來了!我要努力找個我可以愛的人了。」悟淨看著彩虹微微地笑著發表自己的接下來路程。

「是、是。失戀者先生,既然雨都停了,我們就快走吧!」也是微笑,八戒笑著說完便提起步伐往前走了下去。

「咦---等、等等我啦!八戒!」瞧看等待自己的人先離開,男人也提起步伐跑向前追起八戒。

 ---『反正在某天,你總會找到一個你自己的佔據地。』

 三藏那番不像是他會說的話,悟淨在腦中隱約多少已找到那個答案了---。

            En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11-1ee1c0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