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Bleach 死神 【討厭你】 一雨
 不要懷疑就是黑崎一護X石田雨龍

 剛開始Bleach 死神裡面就很喜歡看這兩人的互動ˇ
 欺負雨龍大好啊(並不是)

 總之就是一雨、不喜慎入

 已經從多久就有這樣的感覺了?

 不願意轉移目標望著他,在眼中僅有他的身影,是悲傷又寂寞的那股感覺。

 第一次見面是無意間的,聽到井上說到班上有石田雨龍這號人物還多少吃驚了不少。
 因為對班上的人就沒有什麼印象,聽到石田雨龍這名…有股奇怪的感覺。

 遇上他是在好久前,看穿自己是代理死神這檔事,他已知道很久了。
 為什麼總是流露出那股悲傷感!
 為什麼總是那麼固執!
 真難搞懂這傢伙! 石田雨龍!

「護…---我說一護啊!」耳旁隱約傳來聲音、等回神之際聲音變得有好幾倍大了!

 哇啊!代理死神黑崎一護還在思考什麼些、被人大聲一喊後倒是驚嚇下不少

 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打擾他思考的人,不滿意地回答「幹嘛?露琪亞。」

「你又在想些什麼了?」也是死神然而借宿在一護家的是朽木露琪亞

 嬌小的身子,把手插在胸前看著一護方才心不在焉的模樣

 對於戰鬥這檔事,一護皆是很認真聽著相關和情報﹔然而這次卻心不在焉,奇了!

「沒有。」閃離露琪亞好奇的眼神,一護臉上稍微抹些淡淡的紅暈看著戰鬥情報

「你有事情瞞我!」露琪亞瞪了瞪說道

 …就算有也跟妳無關!回話給了露琪亞女王

「因為作為死神這份工作而感到厭煩嗎?」

 不是。閉上雙眼,一護再說

「因為茶渡和井上囉?」露琪亞微笑繼續說下去

 …都說了不是。

「那因為石田囉?對於他討厭死神這件事你一直耿耿於懷吧?」

 ……。安靜下來,不回答了。


「…真的是石田?我說那種事情我已經說過了不要太在意,是他個人的事情我們也不能改變。」

 露琪亞微笑看著一護

「我在意的不是那種事情,對於他討不討厭死神這件事我並沒有多麼在意…」一護緩緩道來

「那是因為什麼?」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思考的這麼入神?

 我…「…我好像喜歡他了。」

 一護低下頭、用手無奈的抓了抓脖子後邊感到很糟糕的感覺

「你、你說你喜歡石田!?」露琪亞一臉疑惑的神情探到一護面前再次確認

 嗯…好像是。一護回答,讓露琪亞確定了

「什麼好像是?既然喜歡就是喜歡了沒有是不是的!而且…」

 露琪亞笑了笑看著一護那張還浮著紅暈的傻瓜臉,停了繼續的話,她還是笑著。

「而且什麼?妳的笑還真是詭異的要死!」一護稍稍生氣說道

「…而且…這樣可以看到黑崎同學那張很坦白的臉!」說話的不再是露琪亞女王

 在不久前,井上織姬來到一護家說要找露琪亞一塊聊天

 自從露琪亞在屍魂界被一護他們拯救之後就待在屍魂界,這邊自然沒法子常常過來玩。

 不過又因為破面的緣故,露琪亞又到了這邊又借宿在一護家。

 井上當然是想好好跟她聊聊聚會這樣,所以井上會出現一護家是對的。(不過她在方才前就因為太累而睡著了(爆)

「啊?!井上妳那番話是怎麼回事?」一護不解,臉上的紅暈也越來越加深

「簡單說,就是你會因為喜歡石田而把你那些原本看不到的模樣都露出來了!」露琪亞開心地玩起恰比小劇場

「不過,你說到喜歡石田,你又再煩惱些什麼?」露琪亞再提起

 聽到露琪亞提起,織姬不禁也湊了一腳問道「在煩惱如何向石田同學告白嗎?」

「……」一護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提出問題,他皺了皺眉頭…想問的都被她們事事料到了啊!

 妳們慢慢聊天,我先出去散步再回來。受不了這種情況,一護起身說

「喔!晚餐前記得回來!這是遊子說的。」露琪亞在他出門前提醒道

 我知道了。說完,黑崎一護便離開房間走出屋外隨意走走了

『喜歡石田嗎…?那是多久的事情了?』

 狩矢他們掳石田的時候嗎?不,那時候太晚了。

 應該是在和他第一次認識的那時候,那時候就已經被他那種孤寂的感覺給吸引著了

 一護抬頭看著天空,湛藍的天空彷彿是石田雨龍的那雙清澈的雙眼

 還在發呆看著上空的黑崎一護突然聽見熟悉的聲音響起「黑崎,你在這幹嘛?」

 那聲音是由站在一護面前的男子發出來的。成熟又高尚的聲音從男子嘴中發出疑問。是石田雨龍。

「石田!…我、我…只是剛好走過﹔那、那你也在這邊幹嘛?」

 臉紅的模樣一定是讓他看到了!連耳根子亦都紅得不像話!

「我?我家在這。我剛好出去買東西回來而已。」雨龍指了一戶人家然後又拎起手上從超商買回來的帶子給一護瞧了瞧自己沒有說謊

「是、是嗎…你一人住…?」

「原本是和家人住。不過現在就搬出來住了。」

「這樣啊…」一護輕輕說道

 簡單的寒暄問候就在不到一分鐘之內就結束了

 接下來氣氛只有尷尬在著。

『和石田同學告白嗎?』一護腦中瞬間流過織姬和露琪亞方才在討論的事情

「那個…石田…我…」

「嗯?黑崎你怎麼了?你今天似乎怪怪的…?」雨龍望了望一護問道

「我………」

 一護正要開口說出,然而卻發生了出現虛的事件

「黑崎你有事晚些再說吧!」雨龍說完立即掉頭往有著虛的位置跑去

 代理死神黑崎一護亦以霸死裝的模樣跟著雨龍一塊跑去

「你跟來幹嘛?別礙手礙腳的!還有你身上沒有改造魂魄吧?身體要如何處置?」雨龍像是抱怨似的向一護說出了一連串的問題出來

「囉唆!別礙手礙腳的應該是我要說的!你才恢復靈壓不久該好好休息才是吧?」聽到雨龍那些問題,一護也不禁回問起雨龍靈壓的事情…

 事情就是演變成了更討厭對方了。

「真討厭!討厭的傢伙!」雨龍低沉說道

「討厭的傢伙!」一護亦撇頭說著

「你說什麼!」異口同聲生氣地看著對方

 至於那個兩人捕捉到的虛,是個弱不禁風。

 加上由於兩人吵架拼命追,虛很可憐地又很快地就處理完畢了(其實還真想替虛感到可憐~ )

 仍在生氣的黑崎一護正準備要離開和雨龍站在一塊的土地,腳邊卻隱約瞧看到一個東西,順手撿了起來一護喊道:「呃、你的手鍊。」

「還給我!」雨龍說道

「……」正打算要把手遞出去還給主人﹔然而一護卻在一瞬間閃過了一個念頭「不-要-~」

「黑崎…你…!」一護惡作劇的神情,雨龍憤怒地瞪著他

「沒想到石田是這麼重感情的人?對於這樣的一個小東西,也會激動成這樣?」黑崎一護帶著笑容也拎起手上的手鍊笑道

 他自己不明白為何作出這種事情,因為想捉弄他嗎?

 還是因為嫉妒他喜歡這手鍊勝過他注意自己的關係?

 一護心中自嘲起來沒想到自己對這個東西產生了這麼大的嫉妒,真是幼稚!

「你…太幼稚了!黑崎一護!」閉上雙眼,雨龍冷靜說道。手也把放置在地上的帶子給拿起

「你難道沒有失去最重要的人所留下的東西嗎?被人嘲笑自己太注重最重要的人所留下來的東西,你沒有這樣過吧?那種心情我相信你沒有嘗試過吧?」

「…我…」聽著雨龍的話,一護緩緩放下手臂

 雖然感覺不是很清楚,

 但是隱約還可以知道石田雨龍那傢伙是在裝冷靜。

 明明想要奪回這手鍊卻不想讓人看穿自己是那樣跟著最喜歡最崇拜的人的腳步。

『真像個孩子!』

「那…那手鍊我不拿了,要割要剮隨你處置,先走了!……黑崎一護,你果然是我最討厭的那個人!」說完。雨龍便消失在一護眼前。

 此地僅剩一護一人。他攤坐下來看著手上方才捉弄雨龍的手鍊

『我真差勁!』他笑,自嘲著。

「…你剛剛不該這麼做的,一護。」

 不用抬頭,一護便也知道那聲音是誰。既然有虛出現,死神當然皆會出動處理。露琪亞盤手看著沮喪跪地的黑崎一護說道

「露琪亞…剛剛妳看到了?」

「嗯,為什麼你這麼做?」蹲下看著一護,露琪亞問

 …只能說自己好幼稚。他仍然笑著。

「一護……」

 露琪亞看了看那悲傷的影子,她吸口氣便站起來面對一護說道:「拿回去還給他!」

「啊?」

「織姬跟我說石田雨龍的生日在11/06,你就趁那機會當作禮物回送他吧!」露琪亞拍拍仍然是一臉疑惑的一護肩膀

「11/06?這個禮拜二是他生日?」一護做確定般地起身看著露琪亞說出來的情報

「對!」露琪亞點頭「所以好好準備拿去送還給他、且要給我好好的去道歉和告白!」

 開心說完心中的話,露琪亞用力拍了拍一護背後打氣著

「疼!謝、謝謝妳啊!露琪亞!還有井上!」提起精神,原本還在沮喪的臉消失在女孩前﹔取代的是那張原本該有的感覺的臉

『不過…幫了這樣的事情還真是有點心痛…』看著有精神的黑崎。露琪亞把笑容淡淡地放下來想著

『…自己終究勝不過他吧?』

 話說雖然要一護做這樣的事情,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執行的一護卻不這麼簡單。

 自從石田雨龍對著一護喊道「你果然是我最討厭的那個人!」後,兩人的見面更是尷尬到了極點!

 不是雨龍在躲避一護的視線。就是一護碰見雨龍然而沒有一句好話,每次見面都是說著「你也是我最討厭的!」這一句話。根本沒有合好的跡象

「朽木同學,黑崎同學和石田同學真可以恢復好嗎?」織姬探頭看著露琪亞

「放心!一護雖然現在是那樣的對待石田,不過相信會合好的!」微笑帶在臉上。心中卻是有隱約的傷痛

 *

 一天接一天

 石田的生日逐漸接近,一護成天在家只有發呆看著要還給雨龍的手鍊

『我該如何說才好?』

 還在思考事情,一護立即被露琪亞大喊回神過來「一護!快!有虛出現!!」

「虛的出現位置分成兩邊。你到這邊、我去那邊處理!」

「我知道了!」和露琪亞分手,一護順著虛的靈壓利用瞬步抵達到目的地

 抬頭看到的是不少的普通虛,對一護而已簡直是像打蚊子般的一樣簡單。

 打算要把斬月舉高攻擊,然而卻發現有個很熟悉的身影被虛環繞在中間攻擊著?!

「石田!」一護大喊道。石田聽到一護喊聲,在轉頭之際分心了、立即被虛打飛出去

 趕緊來到雨龍身邊,一護看著傷勢…被打出去前還有稍微的防守把攻擊力減了些下來。

 但傷勢仍然很糟糕!

 石田臉上除了盡有被打傷的傷痕,身上也有不少…看起來實在很狼狽!

「滅卻師的靈壓還沒恢復完畢吧?居然還這麼勉強找虛!笨蛋!」輕撫那張被虛打掉輕薄很適合他的那副眼鏡的臉頰,一護稍微責備似的說道

 拍打掉一護手掌,雨龍因為近視而失去眼鏡,因此瞇著雙眼生氣地吼向一護「不需要你管!把我眼鏡撿回來再說!」

「你該注意自己才對!給我好好的待在這邊!」

 看不慣這傢伙那般愛逞強、不服輸的樣子。一護回吼給了這個不愛自己生命的傢伙,石田雨龍。

 被人用力壓下坐在地上休息,雨龍也只能乖乖被這樣命令著。

 看著一護的雙眼因為是無眼鏡看出去而是一片模糊,但似乎可以看的很清楚那張微笑。

 不是嘲笑自己而笑的笑容。

 起身的一護被著雨龍說道:「眼鏡,我會考慮幫你拿回來。」仍然是笑容的看著自己

「……哼…最討厭的人!」雨龍輕哼

 離開雨龍。一護衝向虛盡情的揮斬月砍著簡單的虛

 等一護回來。已經不曉得是多久了,但可以知道是安全的歸來

「…為什麼不找我?靈壓沒恢復之前你都是最危險的!」蹲下在雨龍面前,一護說道

「我什麼時候有找過你一起打過虛?不要想得這麼天真!」雨龍回答

「那麼把自己弄成這副狼狽的模樣你就覺得光榮嗎?」說完,一護抓起雨龍手臂把他人從水泥地上拉了起來

 做什麼…!仍然瞇著雙眼,他問

「療傷。你的傷勢不輕。」

「把眼鏡還我,我回去處理就行了。」

 不要--!一護用著上次那玩笑般的聲調說著,手也拉著雨龍走到可以坐著的地方

「黑崎一護!」

「或許你覺得我很幼稚沒錯…但是我想看著你有軟弱的那一面…。」舉起雨龍手臂綁上了什麼,一護又把眼鏡擦了乾淨些給雨龍帶上

 取回了可以看清楚視線的雨龍低頭看著一護方才替他綁上的是---『手鍊』…是之前的手鍊

「…這個…」

「先祝你生日快樂!很、很抱歉我之前做了那、那樣的…玩笑。」一護臉上抹上紅暈說道

 聽著一護羞澀且還帶著稍微結巴的道歉,雨龍輕輕笑了笑

「…還有…石田…我…喜歡…你…」

 收回微笑,被告白者石田雨龍愣住些看著告白者黑崎一護。

 他的話究竟是否正確?

 還是說這也是生日的玩笑?

 他自己明白黑崎一護這句話並不是開玩笑

 那張羞澀的臉和方才結巴的樣子,一點也不假……他、黑崎一護,是不擅長說謊的。

「黑崎…你果然是我討厭的那個人啊!」說完,雨龍又笑。

 雨龍的那笑容不是嘲笑,則像是說著:「我也喜歡你。」。他用著笑容回應了一護。

 雖然話上是負面的,但真心話卻在中心慢慢的散發出來。

 戀愛的種子慢慢萌芽著!

「還真是謝謝你的討厭啊!」一護壓低身子和雨龍坐著的高度一樣,緩緩靠近的是自己的唇輕貼在雨龍那方才說很討厭的那張唇上。

 以後你的反話,我就當作是好話!一護笑道

 那我就盡量多說毒話看看是否真的是反話?雨龍也說道。說完亦靠近一護的唇接受了那個「討厭的吻」。

 能遇到你是你我兩這世的因緣。
 能遇到討厭的你,是我認為最幸福的一件事。
                      En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12-451725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