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最遊記 【縈情】 39
『如果說要太陽的話,悟空,你會選擇哪邊?』

 金蟬是你五百年前的太陽﹔

 三藏是你五百年後的太陽。

 你,要選擇哪個太陽繼續跟隨他呢?

 忘記了…已經不曉得忘記多久了?

 印象中總覺得是很熟悉的名字,然而卻沒有熟悉的感覺。

 他是誰?

 為何不是金蟬呢?

 為何只記得金蟬這個名字而已呢?


「啊啊~?悟空不見了?」聽見方才才從門外帶著緊張的態度進屋的八戒報告『悟空不見』這檔事,悟淨不禁睜大眼睛確認。

「嗯。剛剛我還再採購上路糧食時,悟空就不見了。」八戒回答。

 悟淨瞧了瞧在一旁就很安靜專心報紙的三藏,八戒剛剛報告的事情就像一縷煙飄向三藏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對悟空失蹤的事情,他毫不在乎、漠不關心的繼續他的報紙。

 悟淨不禁想替悟空默哀……他實在難以想像那猴子居然有法子忍受他主人的脾氣和不關心的態度。

「三藏!悟空不見了!你聽著沒?」八戒再次說道。他真的看不下去三藏漠不關心的態度。

 跟在八戒一旁的吉普亦像在說『悟空不見了!悟空不見了!』地在嗶嗶地叫著、在牠兩旁的翅膀也是附和的在拍動著。

 擱下報紙,拿下眼鏡。三藏瞪了瞪在他眼前像老媽子似的八戒及一條龍在打擾自己看報紙的時間。

「我說,你別又說悟空是小孩,到了晚餐時間、肚子餓會自行回來。」悟淨瞧著三藏正想開口的嘴巴,立即反駁這種回答。

 三藏聽著,便嘖的一聲又撇過頭來繼續他的報紙,看來似乎被悟淨說中了。

 悟空已經20歲了…八戒看著三藏說道。悟淨稍微瞄著埋在報紙中三藏的眉毛翹了翹…不曉得是有認真聽八戒訓話還是在認真他的報紙?

 玄奘三藏,是多人尊敬不已的一號人物,不過在悟淨和悟空及八戒眼中卻不是這麼回事…無情、不管人死活,殺妖怪皆是毫不留情…根本沒讓人可尊敬的地方。

 瞧,現在連他自己從五行山就出的猴子都被他漠不關心了。

「…小心…那猴子被你這樣拋棄之後,等到見面就不認你了…!」悟淨開玩笑般說道

「悟淨!」

「那樣也好,省得我整天可以不用聽到他那句肚子餓的抱怨聲。」

「三藏!」八戒瞪了瞪眼前兩個還在開心說風涼話的兩個大男人。

 看到三藏這樣的態度,又加上悟淨這樣的玩笑。真的可以得知,他們兩個是無情者。

『也可以表示他們是屬於做出事情來,不願意負責任的無情男人。』輕想,八戒在心中悄悄下了結論。

「不要再亂說了!悟淨!三藏,你也是!」

 不理會兩個無情男人,八戒抱起方才和自己在三藏面前報告悟空不見的吉普準備走出房門尋找迷路的猴子……。手掌還尚未碰觸到門把,房門立即發出『喀嚓』的聲音打開了。

「悟、悟空?!」帶著『終於回來』的語氣,八戒在心中總算放下一顆巨石了!

 把手放在剛回來的悟空的肩膀兩邊上,露出以往的那個歡迎的笑容,高興地對悟空笑了笑。

「歡迎回來!沒事吧?」

「嗯。沒事。只是八戒突然不見讓我慌了,所以就跑回來了。我肚子好餓!」

「咦,不是你失蹤嗎?跑去哪啦?小孩子不乖乖待在媽媽身旁可是會迷路找不著回家的路喔~」瞧著回家的猴子沒事,悟淨笑笑地伸手在悟空頭上抓啊抓的說道。

「可惡,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啊!」

「悟淨,你所提到的媽媽是怎麼一回事啊?」

 聽完悟淨開玩笑的那番話,悟空反駁自己不是孩子﹔則八戒似在打主意似的微笑面對悟淨發出疑問…那所謂的媽媽…?

 以平常來看的話,僅有悟空和悟淨會出現低次元的吵架﹔不過這次連八戒也加入戰局。

 似乎都在為自己的尊嚴在戰鬥呢……。

 受不了吵鬧聲。在一旁安靜的三藏大人不禁緩緩開口…

 …喂!突然冒出低沉又有些含帶憤怒的聲音,悟空停下和悟淨的吵架,睜大眼睛看向那個聲音的來源

「死猴子,你死去哪了?!為何現在才出現?」難不成又是追著什麼東西跑去嗎?真是長不大的小鬼!

 三藏深邃地雙眸瞪著悟空發出疑問﹔則在心中忿忿罵出狠話。

 …他…是誰?

「…你是誰?」看著眼前剛剛才在罵自己的人,悟空問道

 聽見他這麼一說,八戒和悟淨看著方才問「你是誰」的悟空,兩人當下吃驚。早在之前,悟淨他所說的那玩笑,現在成真了?!

 是玩笑嗎…?

「……啥?!你他媽的給我開什麼玩笑?」額頭爆出青筋,三藏拿出昇靈槍指向悟空。

 八戒和悟淨見情況不妙,立即擋在這二人組的面前阻止著﹔火氣還在頭上的三藏仍然毫不留情地拼命指著悟空。不曉得悟空究竟為何會這樣?三藏又不理會這種情況,拼命想要斃了這孩子……。八戒不禁捏把冷汗看著躲在自己身後、顯出對三藏感到恐懼的誤空…。雖然平常早就看多他對三藏的恐懼,但是現在看來不是玩笑,是真的很怕三藏!

 為何會這樣呢?

 多想也是於事無補,只有一個可能。

 簡單說---就是失去記憶了。

「八戒!帶悟空離開!三藏這邊我處理就可以了!」把三藏手臂阻止下來,悟淨對著八戒大喊。要他們盡快離開現在這種情況。

 輕輕點頭,八戒便帶著仍然對三藏產生恐懼的悟空離開。

 瞧著悟空離開這邊,悟淨大甩三藏一巴掌

「三藏!冷靜點!」他可不希望三藏再次瘋狂的逃走。

 海澤爾那次真的是把他忙死了!

 疼痛把意識帶回。慢慢冷靜下來,三藏抬頭看著悟淨問道:「…那猴子…是在開玩笑吧?」

「很抱歉。我不曉得。但看悟空那表情,並不像是玩笑。」悟淨答。

 嘖!每次都惹麻煩!放下昇靈槍,三藏不禁抱怨起來。

「…不去管他嗎?」疑問

「應該只是一時罷了,有什麼好擔心。」

 悟淨無奈嘆了嘆口氣,他想如果三藏真是這樣覺得,那方才那樣瘋狂的行動是戲嗎?

 閉上眼,他真的很受不了這對主寵的感情。不知從哪來的勇氣,他對著三藏說道:「你看你!你究竟把悟空看在哪裡?方才的行動是怎麼回事?」

 停下話,悟淨看三藏仍然沒有反駁,不禁又繼續說起「現在猴子忘了你、不再會向你抱怨他肚子餓整天黏著你,高興了嗎?怎麼?你認為這是無所謂的嗎?才不,那不是現在的悟空!」

「因為你,他才會得到自由和贖罪!瞧你現在,悟空忘了你。你做了什麼?你什麼也沒想,從八戒向你報告悟空不見你就漠不關心了。」

 或許三藏真的太過分了。想想之前,悟空真的為他做出很多事情來。被六道殺害,悟空為了三藏自責又暴走﹔被紅孩兒逼迫,為了能救當時中毒的三藏,悟空甚至可以自己取下金箍來贏過紅孩兒…遇上海澤爾那時候也是……

 真的有太多都是悟空為了他而衝的。如今,三藏卻沒有做出任何為悟空的事情…就像悟空被殺害的那次一樣……

「囉唆!」或許真的是有認真聽悟淨的話,三藏在他說完話才提出自己的感言?

「悟空的事情…等八戒過來再說。」

「…很抱歉,我已經到了。」站在門外,八戒微笑說道。看他站的感覺,似乎是有聽到悟淨方才跟三藏說道的那些話

 走道悟淨身旁的椅子坐下,八戒看著三藏一會兒…

「幹嘛?悟空情況如何?」

「悟空有吉普的陪伴慢慢安定下來了、剛剛的情況讓他嚇壞了不少!因此讓他休息了﹔…關於方才的事情…在外表上是看不出什麼問題,但是他似乎只遺忘了跟三藏你的記憶而已。」

「啊?只遺忘三藏的記憶?」聽見八戒的結論,悟淨看著三藏感到不可思議。

「悟空他對我們不是仍像以前那樣說話嗎?面對三藏,他只有恐懼而已。」簡單解釋給悟淨明白,八戒簡約地提起自己的看法。

 …嗯,所以說,怎麼解決?冷靜聽完八戒的結論,抱著手臂的三藏看著眼前兩個大男人

 真是無情的人,難怪悟空會忘記你。悟淨還是感嘆小聲地嘀咕

「如果你也想像那隻笨猴子一樣失去記憶,我可以送你去後再給我好好投胎做個人。」舉起槍,三藏瞪了方才還在嘀咕抱怨的蟑螂河童宣告著。

「很感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可不用了。」

 話說,悟空……有提到一個人的名字……無視悟淨和三藏兩一防一攻的情況,八戒獨自一人思考想著說出。

 停下防守,悟淨重複八戒的話「名字?」

「嗯。不是三藏的名字。則是一個叫金蟬的名字。」想起八戒自己帶著悟空離開到另個房間去避難時,悟空隱約喊著的是三藏五百年前的那個名字。金蟬童子---…那個曾經為了悟空不惜自尊和生命的男子-金蟬。

 雖然他們自己本身是轉世過來的人,但是對於以前的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他們卻沒有很深刻的印象﹔僅從觀世音那邊得知個性和現在的自己都一樣而已,而金蟬和三藏最相似的共同點就是那頭一直被悟空認為是太陽般溫暖的金髮罷了。

 但是為什麼只有想起金蟬?

 如果說是把五百年前的記憶抓回來重過的話﹔那麼八戒他自己和悟淨的五百年前那身世-天蓬與捲簾照理說也會跟著回想才對啊……

 還再八戒自行思考時。突然隱約感覺到很熟悉的感覺

「神的氣息?」

 三人起身來到在隔壁的房門外。有人,不,是神在裡中﹔走進裡中,可以注意到有兩位神……因為早就見過面了,三人自然就免了問那位不明來路的神。

「看來你們又碰上了大問題啊?」祂笑。說她是神,真的有點不大正確。

「哼,這種事情用不著讓妳操心老太婆。」

 那女人又笑。她很了解三藏那種態度。就像她的外甥-金蟬那樣對她說話,她也是習慣了---。

「觀世音菩薩,我們是來辦正事的。」在旁看不慣這樣的氣氛,不禁打個岔對著女人說道。這麼久下來,他仍然還是為這位鼎鼎大名又象徵慈愛與慈悲的觀世音菩薩大人在跑腿和提醒…。他是二郎神。

「我知道。…今天下來,我簡單的告訴你們…孫悟空的記憶有部分消失了。或許你們早就得知了……」觀世音菩薩停下話來看著三藏

 看著三藏那份雖然仍然是漠不關心的臉…但心中卻是佈滿了原因在何…

『那股愛替悟空操心的情感還是沒變啊…』她在心中笑著

「那請問祢,悟空會失去記憶的原因為何?」八戒問

「…因為被遺忘了…」

 看著熟睡的悟空,觀世音菩薩輕撫那額頭。再繼續說:「你應該知道他說一個人的名字吧?」

「有,八戒再方才有提到。」想起剛剛的討論,悟淨提起

「沒錯,現在的孫悟空他只剩下金蟬童子的記憶而已了,至於玄奘三藏的記憶…恐怕是忘了一乾二淨有吧…。」

「……開什麼玩笑…」

 聽著三藏低沉又含帶憤怒的聲音,悟淨和八戒、連觀世音菩薩和二郎神紛紛皆轉過來看著當事人。

「老太婆,把那隻死猴子給我恢復原狀!」怒瞪觀世音菩薩,三藏還是含帶憤怒說道。他只希望悟空恢復成原來的原樣而已

 …很抱歉,我無能為力。觀世音菩薩不帶著抱歉回看三藏那張臉

「什、什麼?!」悟淨和八戒大吃一驚這種回答

「由於孫悟空他是自己自願遺忘你的記憶。要我把它找回來不僅是很難的事情,且也相信他自己不想回想起來吧?」解釋。

「意思是說,悟空他自己要放棄三藏的記憶?而五百年前的記憶取而代之了嗎?」

「沒錯。如果要更簡單解釋就是他現在過的並不快樂。」

 觀世音菩薩明白悟空的想法和做法。成天被三藏這個人當作是寵物在管罵,雖然他不厭煩,但是被罵久也會覺得討厭…﹔相對的,以前的金蟬對悟空的管教卻不是這般的嚴厲…怎麼說,如果是正常人都會願意選擇金蟬的。

 ---他只想要被喜歡的人喜歡就好了。

「我話就說到這裡。如果想要讓他恢復原來的樣子,玄奘三藏,請你自行處理…」轉身,觀世音菩薩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再次轉身過來對著傷腦筋的三個大男人說道「…其實有個方法,就是把孫悟空的記憶換走的那個東西。」

「東西?」不解觀世音菩薩的話,八戒重複。

「在他回來這邊時,你和他去過哪了?那附近是否有像是交換東西的地方就大概可以找到吧。」

「這件事當然也要由三藏大人參與,若僅有你和沙悟淨兩去幫忙是不會恢復的。…所以三藏你如果想讓孫悟空恢復原狀、那麼請一同行動…如果您仍然是死脾氣的話,那就沒法子了…就是這樣…」說完,觀世音菩薩便和二郎神離開三人眼前

 目送觀世音菩薩和二郎神離開,八戒轉頭看著三藏和悟淨…相信剛剛那些話對他們兩不再是開玩笑的才是…

「…我參加是無所謂啦。不過我真的受不了現在的悟空!沒有那嘮叨和抱怨聲一點也不像真正的他,所以讓我加入,我要找回原來的他。」悟淨搔搔頭不像是他自己的模樣對著八戒和三藏說出他要加入的理由。

 至少他真的很希望悟空可以恢復原來的模樣。

 沒有和悟空吵架期間被三藏阻止的那種刺激感,讓他無法快樂起來。

「我和悟淨相同。雖然對悟空來說這樣或許是較好的選擇﹔但是原本的悟空才是我們所認識的他,所以我們算是加入幫忙悟空恢復記憶。」八戒微笑提出和悟淨有些相似的理由﹔在一旁雖然無法表示自己的語言,但吉普也像是在表示說自己也要加入似的拼命揮動著兩旁大大的翅膀著。

 僅希望可以讓悟空恢復原來的模樣,

 原來的樣子、回想起三藏那些日子。


「……決定好…那解散……」沒有自己的答案,三藏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三…瞧見三藏的樣子,八戒正打算叫住他﹔卻被悟淨在一旁阻止

「悟淨…?」

「讓他好好冷靜,畢竟悟空的事情真的讓他有點猶豫了…」

「你是指悟空自己自願遺忘和三藏相遇的那些記憶對吧。」

 抬起頭,悟淨閉上嘴不再回答,八戒已經把答案說的很明白了…

 現在的記憶和五百年前的記憶…

 究竟哪個才是值得存在的?

 五百年前有著血腥又殘酷的記憶…


「…八戒,早點睡吧。明早還得陪悟空去市集找『東西』喔!」

「也是。那麼這次讓你苦了一夜!麻煩你到三藏那邊睡吧。」

 了解…這筆帳我會記得…說完,悟淨便消失在房門外走到隔壁房去。

 看著熟睡的悟空。八戒輕想……

『如果說要太陽的話,悟空,你會選擇哪邊?』

 金蟬是你五百年前的太陽﹔

 三藏是你五百年後的太陽。

 你,要選擇哪個太陽繼續跟隨他呢?


 

「…八戒……」

「嗯?怎麼了悟空?」八戒微笑回答

 原本預計在今早會離開這個小鎮,卻因為悟空突然失去了和三藏之間的記憶,三藏一行人不得不又在這邊待了下來。為了要幫悟空恢復之後再出發。

「那個…悟淨呢?」瞧著悟淨沒跟著他們走,悟空不禁提問他是否跑去哪裡把妹去了?

「他啊,別擔心,他和三藏在一塊。」

「三藏?是那個昨天晚上氣沖沖拿著槍指著我的那個人嗎?」回想起昨晚恐懼的感覺,悟空提出發問看著八戒。

 看來真的是有嚇到現在的悟空……。

「是啊。悟空,你真的對三藏沒有印象了嗎?他曾經把你從五形山裡就出來喔!」為了可以讓悟空回想起,八戒不得不提出那最初的痛苦地。

 沒有…想不起來……但是回答還是讓八戒失望了。

「我只想找金蟬…他是我的太陽…是幫我取名字的唯一一個人…」聽著悟空話著帶著不僅有思念又含帶著感謝感…八戒發覺金蟬對悟空來說真的很重要!

「三藏他…也是悟空的太陽喔…」綠色的雙眸微笑地瞇起對著悟空笑

 咦……?他也是?

 抬頭看著那雙眼睛,悟空有些疑惑地發出聲

「三藏他不僅把悟空帶離了五形山,也把悟空帶在身邊,像在抓以前是犯人的我的時候你就在三藏身旁當是埋伏在抓我喔…﹔雖然偶爾是把你當作是小孩般在照顧,但是他真的很擔心你…悟空…」

 話中帶著和藹的感覺…

 悟空有些回想什麼似的看著八戒說起那些悟空自己曾經和那個恐怖的玄奘三藏在一塊的一些事情…

 真的有認識他嗎…?

 玄奘三藏?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在我心中是怎麼樣的存在?

 ---我在你心中是怎樣的存在?


「藏---三藏…你到底有沒有心在找啊?」看著安靜的三藏毫不在乎似的獨自走著,悟淨不禁停下腳步發問。

 和三藏走在一塊真的實在讓他傷透腦筋!這個死脾氣又愛喚使人去做的死和尚…對他來說根本是最討厭的人了…。

「喂…在那死猴子的心中…我究竟是什麼來著的?」抬頭看悟淨正打算繼續往前走,現在換三藏提出發問。

 聽到這位猴子主人發問,悟淨再次停下腳步看著他…今天的他已經不曉得停下多少步了?

 嗯……對悟空來說嘛…這問題有點考倒悟淨了,他慢慢安靜下來認真思考著…「曾經說過不是嗎?我和八戒對他來說是像哥哥般在照顧他﹔但,三藏。他對你是…像是可以放心贖罪的安心太陽。儘管他的罪過其他人認為是不可原諒又沒有可以贖罪的機會,但是他跟在你旁邊就安心了,有你在他旁邊就像是溫暖的太陽在守著他……嗯…這是我會說的話嗎…?」悟淨笑笑對著三藏露出真是糟糕的表情。

 太陽嗎……?

 『還閃閃發亮…就像太陽一樣…』太陽……隱約覺得這句話在腦海中出現過。

 五百年前的自己嗎…?

 ---我在你心中是怎樣的存在?

 還在納悶之間的關係,四人突然同時感到強大的妖氣!?

 妖怪隨著他們也跟到這個鎮上了。

「啊啊~悟空恢復的事情可要放著下了。三藏,等會你一定要幫忙找唷!」看著出現的雜魚妖怪,悟淨拿出錫杖,對著三藏說道。

「哼,這種事情應該要由他自己回想吧。」

「又在說這種話!悟空真的會忘記你的!」

 少囉唆,喂!他們可等不及了。說完,兩人便開始打起雜魚們……

 兩人只趕快結束這樣的煩事!

 悟空的事情讓他們可是傷透腦筋哪……


「悟空!快把村民帶進屋內!」

「知道了!喝啊!!!!」聽了八戒的提醒,悟空賣力地往前衝向妖怪政要砍殺的村民前﹔轉個身便把如意棒牢牢的架在妖怪使用的兇器上。趁個村民已逃走的機會,悟空便踢向妖怪。但又瞧見妖怪又攻擊其他村民,再次向前跑去。

 滾開!!雖然把妖怪打完一部分,但又一擁而上朝著悟空攻擊……

「啊?!啊啊---…」逃不開…會死…

 『我就知道你遲早是要離開我的,如果你要去找你遙遠的天空,我會踹你的背、笑着說:「快點滾吧!」』

 是誰…好耳熟…?

 離開?要離開誰?

 名字---…

「三藏!悟空!」是悟淨和八戒的聲音……

 三藏?

 三藏?

 三藏?


「---三、三藏---?!」突然睜大黃金色的雙眸,悟空像是醒來似的看著眼前的人,玄奘三藏。

 阻擋在悟空前的是從遠處就和悟淨一起馳奔而來的三藏。手持著槍擋在妖怪的武器之下。

 再次像面對六道一樣,替悟空檔下那一擊攻擊…

「笨猴子!給我清醒點!要死也要由我來殺了你!」三藏大吼、亦把妖怪狠狠地用昇靈槍解決完畢。

「可惡!我才不是笨猴子!禿驢三藏!!!」悟空也是大喊,拿著妖怪出氣著怒氣

 而趕來的八戒和悟淨則望著兩人…

「這個……」

「算是結局嗎?」

 大概吧---八戒緩緩地笑著。

 結果最後大家也沒找著觀世音菩薩所說的東西。悟淨和三藏納悶著觀世音菩薩其實只把他們當作是玩具在玩罷了…吧?什麼東西可以換回悟空的記憶…這些恐怕都是謊言而已。

 僅有找樂子,單方面就是在試探三藏當主人的程度吧?

「所以說,其實悟空只是暫時的失去記憶嗎?」悟淨看著八戒提出的最後的結論。

「可以這麼說。不過往後會不會也發生這樣的症狀或是被人給消除記憶這點,我是無法正確的保證﹔但可以知道的是,悟空是不曾忘記三藏的…當然連金蟬也是存在他心中的其中一部分。」八戒說道,也把稍微暗綠色的雙眸轉向悟空和三藏的方向看去下了最正確的心理話。

 曾經保護過悟空且還唯一替他取名字的男人---金蟬。

 曾經守護過悟空且讓他發覺可以贖罪的男人---三藏。

 兩個是同個生命體﹔不同的外表……。

 但對悟空來說卻是一樣的太陽一樣他所以喜歡的人。


「欸。三藏~我肚子餓了!」還是那句口頭蟬,在悟空嘴巴發了出來

 被煩到有些厭煩的三藏看著悟空在眼前不斷對著自己撒嬌的模樣,他自心中有些笑笑…雖然很煩,但至少悟空回來了。

「…喂,悟空。你……我在你心中是什麼?」看著黃金色的雙眸,三藏深邃的紫眸問道

「…是什麼……嗯---是太陽!因為三藏這閃閃發亮的頭髮,很像太陽!」說道,悟空來自於心中發出的笑容,開放地放在臉上對著三藏微笑著。

 太陽…嗎---…?

 是嗎…低頭,三藏繼續埋進報紙中繼續他的悠閒。

「三藏?啊啊---…我肚子餓啦~三藏、三藏~~~」

「閉嘴!小心我斃了你……。」

「三藏三藏三藏三藏…………………。」

 悟空永無止盡的繼續呼喊著三藏宣示自己肚子餓……

 看來三藏真的會很希望悟空失去關於他的記憶,這樣真的會省得煩他…。

 反正沒事的三藏一行人又過了安全的日子。

 由八戒開著的吉普,四人繼續往西方再次前進。

 坐在三藏後座的悟空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看著前面的八戒、三藏及在旁邊的悟淨,他問道:「那個…,金蟬是誰?」

 聽到悟空的疑問,八戒稍微有些愣住﹔悟淨也是吃驚的看向他……

「……他只是你夢中的一個太陽而已…。」不回頭,背對著悟空,三藏輕輕說道。

 一個屬於五百年前的那個太陽---金蟬。

「是嗎……。」簡單結束了話。

 旅程繼續前往。
                 En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15-1f61f2c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