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家庭教師 【遲到懲罰】 雲綱
 這篇是第一篇試寫的雲綱小說…
 明明是剛持筆的寫的,但寫完自己卻微微地很喜歡這篇…(笑)

 背景設定在尚未遇到六道 骸、XANXUS以及白蘭等人前平淡日子(再笑)

 為1827(雲綱)為主不喜、BL、請慎入

 ──因為害怕,使得自己總是沒法子開放地接近他。

 「放學後立刻到接應室來,澤田綱吉。」

 「遲到是另個懲罰。」嘴角微微露出有企圖的笑。



  小說內容觀看請繼續往下看:)ˇ


                 【遲到懲罰】 雲綱

 綠意盎然,在和平校園裡沒有任何的事件、就連呼吸都會發覺很舒服。只要是這所並盛中學的學生皆熟悉不過的校歌正經由一隻大小令人有些懷疑的動物隨口唱過。

 沒有錯字,沒有走調。一字一語清楚地從被稱作為雲豆的鳥那尖嘴裡發出。隨後順勢停在應該算是主人的肩上,閉上嘴望了望人、接著也跟著身邊的人視線望了過去瞧個不是。

「遲到。」低沉又無情的聲音從雲豆身邊發出,對著方才一路匆匆忙忙奔跑過來、現在卻又被逮到的那個少年說道。

「澤田綱吉,遲到。」

 再次重複那兩個字,盛氣凌人的口氣令眼前的那個少年肩膀用力地震懾一下、還喘著氣的臉上帶滿既錯愕又害怕的神情。在眼角邊的淚珠因為身子顫抖、而顯得有些滑落。

 少年的這副模樣讓方才發話的人輕蔑又笑道草食動物,這是他給澤田綱吉貫上的一個形容詞。原本想和平常一樣繼續說咬殺兩個字,但他卻默默思考、轉過身提起步伐。

「放學後立刻到接應室來,澤田綱吉。」

 稍微撇見後邊,為並盛中學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對著遲到的學生說道,順道露出令人顫慄的笑容。而後便走進校園裡繼續他的休閒散步。

「咿咿咿-…」見雲雀消失,方才被指責遲到的綱吉發出似哭泣的聲音後跌坐在地上「雲、雲雀學長好恐怖…」發自於內心,在眼角邊的淚珠不禁順著臉龐滑落幾顆。

 因為害怕,使得自己總是沒法子開放地接近他。拭去經不起的淚珠,綱吉有些沉思從地上爬起來、聆聽到要結束早自習的鐘聲也才趕緊奔進教室裡,準備第一堂課。

 

「咦,雲雀那傢伙嗎?」獄寺見自己的首領遲到,不禁前來問道、也順道得知他親愛的第十代首領在上課前被風紀委員長給狠狠逮著正著,放學也還得去見那個人。

 撇見面前情緒激動的人,綱吉眉間皺了皺有些苦惱…說不定獄寺隼人下一秒的動作是直接前進去尋找雲雀好好談個清楚,到時候鬧得更大、受苦應該又是自己。澤田在心底不禁後悔為何要跟獄寺提起自己被風紀委員長逮到的事情──。

「啊哈哈,恭彌怎麼說也是風紀委員,」抓住差點衝出教室門的獄寺,山本臉上帶著輕鬆的笑容安撫著正在擔心及苦惱的綱吉。「阿綱只是遲到,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嚴重處罰。」

 原本應該是要安撫這個還在感到苦惱困惑的人才對,只是不曉得為何後面那番『不至於有什麼嚴重處罰』這句話,好像對綱吉來說是更危險的一句話。聆聽山本所說的話,綱吉臉色有些蒼白地望了望山本、嘴角不自覺抖了許久…。

「…不至於…」

「如果不惹恭彌生氣的話。」山本揚頭補充。

 這番話更成了眼前的澤田綱吉絕望的張著嘴巴的理由。想到是個很廢材、又總是鼻涕眼淚偶爾掛在臉上的自己,絕對、絕對會被雲雀狠狠修理一頓的!他徹底絕望趴在桌上開始豪邁地哭了起來。

「…完蛋了…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該幫藍波弄什麼棉花糖了﹔而且…!」還在哭喊懊悔的少年抱頭晃著,突然想到什麼、閉上嘴睜大雙眼不繼續哭鬧。

 無視眼前獄寺和山本在自己上頭還在小小爭執為何阻止去找那個人談談的字詞,澤田綱吉從桌上坐直起來開始在腦海裡翻找著另一件令他感到悚然的事情。只是這件事在眼前的兩人並不曉得。

 

 忐忑不安,懷著一顆緊張又害怕的心情,到校遲到者澤田綱吉站在一扇門前躑躅、猶豫許久。他並不是在想如何開啟這扇門,也並非是在想進去後要如何打招呼…﹔他真正在擔心是他將面臨的懲罰、以及在他心中一直擔心很久的事情。

 他默默能明白自己多少是逃不過懲罰這兩個字眼。抓了抓頭後便硬著頭皮伸出手扭開眼前的把手,像是要面臨地獄般的模樣,臉上帶滿不安踏進了房間。

「…那個…我來了、雲雀學長…」輕輕關上門,綱吉上下兩排牙齒有些顫抖,差一點咬字不清楚、然而也勉強地發出聲音和字詞。

「遲到。」

 綱吉沒見聲音的來源者,但說實話他真的很不喜歡那兩個遲到的字眼不斷地重複出現。儘管那真的是自己犯下的錯誤。只是現在踏入這房間,為何又是一句遲到?他臉色更加不安地發出疑問「啊?遲、遲到?」

 澤田望見是椅背的另一邊有個人影站直身子,繞過辦公桌來到綱吉面前、伸手指著掛在方才在外邊還在猶豫是否要進來的門上右邊點的一個時鐘。時針指著五和六中間,而分針則指著九的位置,五點四十五分,距離放學時間已經遠遠過了。

「我說放學後立刻。」見對方一臉疑惑,雲雀恭彌聲音依然和早上遇到時一樣低沉、又帶著冷酷。

「咿-!?」生氣了嗎!綱吉臉色馬上大變望著人,身子顫抖的模樣再次成了雲雀露出笑容的理由。

 瞧見眼前的少年正在因為自己而發抖的模樣,雲雀輕哼、慢慢道來:「澤田綱吉,膽子不小…早上遲到就算了,要你放學立刻過來也遲到…咬殺!」邊說,手邊不曉得從哪拿出拐子,既霸道又微些憤怒地架在綱吉的脖子上、順道把人壓制在牆上。

「-對、對不起…雲、雲雀學長──!!」被逼置牆上無路可逃,又感受武器冰涼的感覺已稍微輕貼在自己脖子上,澤田綱吉發出似悲鳴的呼喊、眼角邊不再是一顆顆淚珠,則是已經流下不少淚水。

 盯著比自己矮一個頭的澤田,雲雀望了望不說話。過了一陣子他也才從後邊拿了張紙過來,臉上稍微降下了冷酷。

「那、那個是…?」撇見雲雀像是在滿意那張紙上的內容,綱吉努力瞧著、貌似有些眼熟…。

 沒多說什麼,雲雀恭彌把紙遞向綱吉,差一點就直接貼在他臉上。待綱吉發出「及格了?!」的不可思議字語,在他面前的委員長也才把紙張拿開。

「…數學考試及格。」再次撇見紙張內容,雲雀說道。

 還被架上牆上的綱吉有些放鬆嘆了一口氣,這是他另外擔心的事情。記得在不久前自己也是因為遲到而被雲雀逮到,當時懲罰是:『數學考試成績要及格,否則,咬殺。』

 原本數學就不好的澤田綱吉就這麼被風紀委員長說要絕對及格,當時的他是很拼努力用功、又加上尋求數學很好的獄寺教導,現在是如所期望的得到了很好的分數。也對他來說是很值得高興的事情。

 不過,這並非安全逃過了。這次再度遲到,又有個懲罰。且這個人也不可能把上次的懲罰達成連同這次抵銷完畢。

 還以為沒事的綱吉想到現在並非可以真正放鬆下來,緩緩抬正頭,要面對眼前的人所下的懲罰﹔然而沒有任何的警告或威嚇,澤田綱吉突然被眼前的事給嚇得睜大雙眼。

 原本距離自己的那張看似冷酷又無情的臉突然逼近過來,唇上傳來的對方的溫度,綱吉也才回神過來發生什麼事情。有些頑劣、霸道卻又包含少許的疼愛和憐惜的感覺從眼前那個人的薄唇上傳遞到自己腦海在思考的那區域。

 離開那張看似有些蒼白的唇,雲雀恭彌滿意舔了舔嘴、仍然沒有任何神情望著方才被突如其來吻住的澤田綱吉,不理會人的模樣,他輕道:「這次懲罰是這週以及下週每天放學後準時到我這邊報到」

「…咦、咦-…來這邊?!」滿臉是紅潮的澤田震懾,臉上的紅仍然消不去。

「遲到是另個懲罰。」嘴角微微露出有企圖的笑。風紀委員長說完,擱下拐子、把綱吉推置在會見客人時的沙發上,壓了上去、口氣仍舊平淡「就像今天這樣的遲罰。」

 仰望對方的霸道,澤田綱吉不禁縮起身子、再次發出似悲鳴的聲音,而後則被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進行他所謂的懲罰。

 放學的校園裡,安靜讓人感到安心。雲豆依舊打開牠那小巧又可愛的尖嘴在校園裡唱著並盛中學很早就統一下來很久的校歌。

 黃昏有些降下,卻也把動物的身影給清楚顯現牠的模樣和飛姿。

 -END 04:37 2009/2/4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2-5dffdb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