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最遊3958百題 【85、純白的】 天金
 也同樣是同人創作、同樣BL寫作。不過這次寫為「朋友」方面了。
 最遊3958(包刮外傳四人)百題共100題、我會慢慢填坑|||

 最近只要寫完一篇真是有種肚子裡填滿了的感覺(啥啦)
 總之、也是不接受BL創作&同人創作者請勿進。

 喔天哪、熬夜寫稿子根本是在虐待自己、快爆肝了。
 早上起來又沒吃什麼東西、
 噢胃好疼、眼皮好重、好想吐。
 媽呀為何我一定要這樣虐待自己才有法子寫稿啊(翻桌)

               第85題、純白的  天金


 揚起頭望著夜空,雲少、星星多﹔這是有史以來看星星。

「金蟬?你還沒休息嗎?」有著紫色眸子、金色亮麗長髮男子把目標轉移到自己所扶持的窗戶下的人影。

 ---是天蓬。

 西方軍元帥,天蓬。

「沒有想到金蟬也會看星星呢。」像是諷刺般、但卻不含有諷刺感﹔那話語就在那有著漂亮的臉蛋上說出口。

「…只是無聊罷了。」

 撇過頭,金髮男子正打算繼續埋頭完成自己的工作﹔然而卻被天蓬給喊道:「不如,我們喝幾杯如何?在之前的櫻花樹下」說完,便把放在手臂間的一壺酒舉高邀請。

 ---隨便。

 簡單結束話,金蟬便收拾下方才就一直放在桌上等著自己完成的工作。關上房門,也就來到天蓬方才所提的地方。

 ---櫻花樹,四人曾經在這聚會過。

 

「看星星果然要到高處才有法子看的清楚啊!」坐在金蟬對面,天蓬望向夜空中的星星,忍不住說出感言。

 靜靜聽完那個人的感言,金髮男子不得不回答起:「…近看也見不得能清楚的看到它們。」

「……也對。」幽綠色眸子眨了眨眼楞些金蟬所說的,仔細想了也這麼覺得。

 今夜,少了另外兩人。

 聽說天界舉行了什麼祭典的,悟空那孩子原是吵著要金蟬一塊去﹔不過如今看到金蟬這男子坐在這邊慢慢飲用清酒,不用猜想,想必是西方將軍˙捲簾大將又當起了大哥哥的責任帶著悟空去玩了。

「---沒那兩人,顯得特別安靜。」

 天蓬啜了一口清酒,帶著微笑向著金蟬說道

 沒有回答,金蟬閉上眼也啜了酒算是默認了。

「所以說,你來是為了什麼?」擱下酒杯,金髮男子抬頭面對天蓬問

「哎,人家想陪陪你解悶嘛!」

 帶上玩笑的臉,那個人就這麼地對著脾氣壞極的男子曖昧說明

 總之。---收起玩笑的臉孔,幽綠色的眸子仍然望著金蟬說起真正原因「我想來討論要離開天界的事情。」

「離開天界?」揚起那張綺麗臉上的細眉毛,男子不解地問

 西方軍離開天界嗎?

 人間並沒有令天界有害的麻煩﹔天帝也沒任何指令,那麼…離開天界是…?

 想不出索然,金蟬持著酒杯仍然看著天蓬

「啊啊,你是以為我們西方軍嗎?」

「不然呢?」聽著天蓬問起自己,男子不禁也提出問題

 低頭輟了酒、又抬頭望著夜空裡的星星以及太陰,嘴角像是在說這個回答貌似是個很小孩子的回答地笑著

「…我們就你、我和悟空以及捲簾四人離開天界如何?」

 雖然知道逃離天界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允許的事情。但有種感覺就是想離開這種生活

 ---…這並不好笑。瞥見天蓬臉上的笑容,金蟬兩道眉毛間更加的多出一線

「我沒有開玩笑。也許我是厭倦這種沒有死亡沒有未來的生活,才有種想法。你不也是?金蟬。」說完,那雙眼就望向對面的男子

 儘管不用擔心在這的生死,煩惱﹔但這種連未來到底是怎麼樣走下去都未知的日子,膩了,已經過膩了很多。

「且,」天蓬還想說什麼似的停下話,望向金蟬穿著在身上的衣裝,又繼續說了下去「我也膩了你身上那個純白的顏色。」

 在這永遠是純白的,

 在這不用擔心生死,永遠不會見到紅色的渲染﹔

 在這能安心過日子,總是不會有漆黑的邪惡色。

 已經受夠了純白色。


「…就因為這理由?」金蟬撇了頭問

「金蟬你就是這麼的純白,完全不曉得這天界的裏面﹔純白的你讓污穢沒法子慢慢侵蝕你。」傾倒了放在地上的一壺酒,拾起酒杯,天蓬忍不住道出心得來

 ---哼。

 清風徐來,天蓬閉上雙眼聆聽風聲,享受手上一小杯清酒。

「嗯,悟空他們來了。」等他打開幽綠色眸子,便瞧著遠遠有著一高一矮的兩的人影往這邊走來。

 矮小的影子也朝著這邊大揮手,很明顯是悟空。

「你告訴他們我們在這嗎?」轉身看著後邊兩個人影,金髮男子問

「---怎麼說也要四人一塊才會有趣。」說完,天蓬便起身正要迎接那兩個似兄弟般的孩子回來。

 抬頭望著天蓬身影,金蟬忍不住提起:「---你也是純白的。」

「誒?」不解那句話,幽綠色眸子的男子便偏了頭﹔隨著金蟬所看下去,他也突然能明白些微笑了起來

 ---純白的外袍嗎---?

「…或許我也是和你一樣純白的一人吧!」

 露出笑容。接著便仍然帶著那笑容迎接著從祭典的地方回來就很歡喜的悟空。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27-49988d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