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最遊3958百題 【79、嘗試】 53
 很無節操寫了這篇,當然也很糟糕地這麼久才放上來。

 三藏和悟淨很配,我曾經聽過不少人說過。
 自己也不完全否認、畢竟真的很配,
 亮又自大的金黃色,和痞得讓人有趣的紅色。
 有金色也少不了有紅色的存在
 有時候會想除了殺人會流出的紅色那種顏色外、
 當然也有希望中的那股金色在著,所以很相配。

 再次提醒:有癿(BL)劇情 不喜者勿近

                 第79題 嘗試 53

 不論在任何人嘴中,在字典上也好,

 總是有嘗試兩字。

 人生難道就得老是嘗試嘗試個不停嗎?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嘗試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就拿感情來說如何。

 明明自己這麼討厭那個對方,但卻老是想跟他說東說西。

 明明很討厭他那番哲學道理,啊啊?我過過怎樣的生活,不成還沒法子接觸到那種種的道理嗎?

 明明像是個老頭子,卻往往不願意接受這種事實。

 嘗試嘛,

 我嘗試過和他處好,和他有話就談談。

 但是我就是沒法子嘗試不去專注他,在意他,甚至---


「悟空,今天陪你出去走走吧!」

 有著像蟑螂般紅色觸鬚在頭上晃呀晃的走到房門前,這是三藏和悟空總是在這邊見他的地方。

 瞄了瞄房中沒任何的動靜,男人搔了搔頭走進房內抱怨道:「什麼嘛~難得本大爺空出了時間要去逛逛的﹔悟空那小子居然不在。」

 ---而,那位飼主也不在

 雖然從第一次見面就發覺悟空和三藏兩者間是互相依賴的﹔不過老是聽到那個像是女人的美人胚子三藏大人說悟空對他來說只是個寵物罷了。

『這種想法真不是出家人會有的。』悟淨偏了頭在腦中不得不笑了起來

 看過整個房間,那兩人貌似真的出門了。房內空蕩蕩只剩下男人自己一人的呼吸聲。

 想了想乾脆在這邊等他們回來算了,因此就來到平常三藏常坐的位子上坐了上去。仔細看了看桌上密密麻麻的文件,男人連理也不願理,便把細長的腿放置到桌面上。

 位子後邊是窗戶,朱紅的窗框顯的這房裡僅有單調的顏色。

 現在是春天,在樹邊上的碎花隨著微風吹進了房內。不僅把房間稍微有些添點色彩,也散出了香味。

 悟淨閉上雙眼,就在三藏的椅上。隨著風吹、鳥聲陪伴,不久這男人便在這邊睡了起來。

 

 等他睜開眼,才發覺窗外景色有些變化,是傍晚了。

 放下從之前就放在桌面上的雙腳,男人伸直腰打了個喝欠。沒想到在這種季節這麼適合休息。

 而等他注意到旁邊貌似有視線,悟淨才轉過來瞧個究竟。

「…醒了是嗎?」冷酷又不含帶感情,那種問句就從美人的臉上傳來

 然而這美人當然不可能是個女人﹔則是三藏。

 翹著二郎腿,他便在旁邊的位子翻閱個報紙。

 沒有看著悟淨,他仍然繼續說:「如果要找悟空。他今天一整天和八戒在一塊,這個時間大概去逛攤子了。」

 聽到三藏這麼提起,悟淨也才想起他原本的目的。

「是嗎,…那我就回去吧。」起身,男人離開了位子走到仍然把視線放在報紙上的三藏面前

「怎麼?難不成要我送你離開嗎?」還是沒有和悟淨對上眼,三藏說。

「不,只是想問你要不要去吃點東西?」

 刁起煙,悟淨看著三藏問道。仔細想想他坐在這邊已經有一陣子時間了﹔且現在這時間又是傍晚,乾脆就去吃點東西算了。

 擱下報紙,三藏的視線抬高些看著眼前的男人

 紫色眸子裡照映出來的是自己的身影,悟淨也回望坐在椅上的人。

「隨便。」

 取下戴在臉上的眼鏡,三藏放置在矮桌上又收拾了報紙。而悟淨則直盯著他的動作。

 撇過那身影,男人抬起腳便走向門外。在外邊等著方才已經確定要出去的三藏

 

「……你就這麼無聊要來找悟空不可嗎?」手持一雙筷子還從盤中夾出小魷魚乾,悟淨聽著對面那個人的問題,手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離開寺廟後,兩人來到市集上。

 挑間酒好、小菜也好的地方﹔兩個大男人便在裡中開始吃了起來。

 然而沒吃多少東西的三藏就看著對面的男人發問了起來。

 聽到那種問題,悟淨也不得不自問起來為何一定要來找悟空?

 ---也並不是完全因為他而來。

「誒,幫你帶帶小鬼頭也不錯吧。瞧你桌上那些文件,多得不像話!」灌下一大杯啤酒,男人也這麼說了。

 其實他並不是這樣的理由。

 只是想,

 只是想見見這個人罷了。


「又一個沒錢領仍然要來帶悟空的傢伙。」閉上雙眼,三藏就這麼說了。

 又一個?

 這麼說八戒來幫悟空上課就沒拿什麼錢回去囉?

 悟淨心中默默發覺八戒來幫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猴子上課,卻也沒拿到任何一毛錢,這種代價真大。

「但是…為何你們總是這想帶悟空…」不曉得是不是自言自語,那番話就從三藏嘴中滑出

 偏些頭看著對面的人,悟淨輕輕喊了下「三藏」

 雖然對自己而言,三藏和悟空兩本來就是主從,或者是像他本人所說的是主人和寵物。

 但是感覺上好曖昧!

 好氣

「啊啊?咱們猴子得主人居然好像得了相思病了。」

 拉遠距離,男人不禁舉起酒杯開玩笑說道

「媽的!你這麼想死是吧!你是找我來喝酒,還是來數落我的?」三藏從袖中取出昇靈槍指著悟淨不高興說

 連忙揮手,悟淨怎麼想也不願意死在這種小小的武器上面。儘管看說是槍,但是對於那把槍是對付妖怪的,自己是混血的,也仍然會怕那把槍。

「我說,三藏、你為何不試著放悟空一人看看?」

「你這話什麼意思?」

 瞇起紫色的眸子,三藏撇了男人的臉問起。

 放著悟空一人?

 拿起煙蒂,悟淨指著三藏說道:「你也該試著沒有悟空在身邊的那種感覺。」

 ---哼。

 聽完那像是可笑的話語,三藏輕哼喝起了啤酒

「換作你是我也會發覺煩的。那傢伙老是不在我身邊時、不斷的不斷的在喊著我﹔明明沒有什麼事情,就老是喊著我。」

 ---『三藏』、『三藏』、『三藏』!

 悟淨望著眼前的男子。儘管嘴上總是說那猴子的不滿以及討厭﹔但是眼中卻含帶著『他是我唯一可以依賴的人』的強烈神情。

 啊啊,沒法子嘗試那種不理會他的那番感覺嗎?

 雖然三藏的話很讓人質疑,真的,悟空真的在喊他嗎---?

 不知道。但曾聽過他本人說過他就是可以聽到那傢伙的聲音。

 從很久前他就是這麼樣子,也才找到悟空。

 有些是已經習慣的,沒法子嘗試忘記、遺忘,甚至不去理會它。

 看著對面的三藏,右手持酒杯、左手提起煙蒂放在距離臉遠些的地方。而悟淨稍微起了些身子,趁著男子沒注意,他便貼上了三藏的嘴。

 這間小吃店裡人多,但卻人潮來來往往,店裡中的人忙進忙出端著菜盤一桌桌上菜﹔客人們也忙著吃著佳餚一塊聊著天。完全沒任何一人注意到在角落邊的那桌僅有兩個男人喝酒消愁。

 慢慢離開那方才灌進酒、吸過煙且因吃驚而沒闔上的唇。悟淨就坐回他位子

「他媽的,你這是什麼!」看著悟淨,三藏不禁拍起桌子瞪著對面罪魁禍首的男人

 男人接吻這像話嗎?!

「……」不理會三藏額頭爆著青筋,悟淨喝口酒後便說「我只是想嘗試和男人接吻罷了。」

「感覺和女人一樣。」這番話讓對邊的三藏不得不持起槍開始掃射那個男人。


 嘗試嘛,有很多種。

 試著嘗試欺負自己一直很在意的人,好像也不錯。

「小三三~我們也間接接吻過了,這又沒什麼。」雖然說在逃亡中,不過悟淨這男人也貌似不怕死就邊跑邊回過頭對著後邊的人影說道。

「殺了你!!!看來不送你上西天,你貌似很抱怨啊?」手持手槍的男人在後邊追逐著。

 兩人就鬧了一陣子,在市集裡轉了好幾圈。等遇上八戒及悟空。這番像小孩子在玩的遊戲就此結束。

 嘗試。

 我們因為輪迴,在聚在一塊前,四人都嘗試過了---

 自己所接受的日子、生活以及任何人的眼光。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28-f82cc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