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家庭教師 【暴風疾雨】 山獄
 這篇是山獄文的第二篇小說(第一篇稿子還在尋找中…)
 這對不曉得為何怎麼寫都很純…

 背景設定在某個雨天﹔這篇原本是預計和雲綱第一篇連接的。

 為山本 武X獄寺 隼人(8059)為主,不喜、BL、請慎入。

「下雨了!」

 吵雜、好吵雜---!

 不僅是這個班級上的人放大音量令人感到吵雜,連雨聲也是一樣吵雜…。

 但最吵鬧,卻不是人的聲音,則是雨聲﹔下著傾盆大雨,打在地面上、任何實體的東西上面所發出的聲音一陣陣地衝進耳裡中。

 因此,才討厭雨天!


 

「啊-…還在下著雨……」

「…真是的,第十代首領去哪了呢…」

 掛在黑板上的時鐘,時針、分針正指著數字五和十二﹔而秒針仍然繼續顧自顧地滴答滴答走著,距離之前那個放學時間,這時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還在找人的兩個人在教室停了下來。

 獄寺隼人待在教室裡,想撥打手機、尋找他口中的第十代首領,然而被身邊的人發問而停下動作。

「獄寺有帶傘嗎?」

「沒有。」簡略地回答,手指毫不猶豫便按著手機裡的一隻號碼。

 把手機輕貼在耳邊,沒任何的嘟嘟聲、立即是個女性輕說「轉入語音信箱」。機子離開耳朵後、選擇了打簡訊,手指又動了起來。

 在他身邊的人突然在獄寺面前拉了張子椅子、順勢坐了下去。好一陣子還在按手機的人抬頭望著眼前從方才就一直盯著自己瞧的那個人。

「幹嘛?」

「沒什麼---阿綱在哪呢?」他笑了笑,又問。

 撇開眼前的視線,獄寺一臉不屑輕道「第十代首領的手機好像沒開機。」

 在眼前的人收到回答便「哦-」的一聲表示明白了。

 收起手機,獄寺轉身看了窗外下著的雨水,那種雨大概一走出校門、還不到家便是一副落湯雞的模樣…他默默思考還是等雨小些再走吧---。

 等他思考完畢,也才想起方才在問他話的人、轉過身又瞧見他貌似從方才就一直直盯著自己,深黑色的眸子和自己的翠綠的眸子對上,獄寺臉上莫名浮上一層紅便急忙轉開。

「你還在這邊幹嘛?你有帶傘吧?」刻意躲開那雙眼,獄寺吼著問。

「啊,有帶啊,不過-…」

 聽著那個人突然停頓下來,臉上還紅著的人有些困惑再次轉回去,然而被眼前的那個人的舉動給震懾下,且大大吃驚一番。

 ---他,吻過來。

 睜大雙眼,使盡全力把眼前的人一把大力地往前推、推離自己有段距離。那個人而接二連三撞上幾張桌椅…停下來時露出很痛的神情,卻又帶上笑容。

「笑什麼!?你、你這傢伙……」

「獄寺的臉讓我不想回去…」

「什麼?!」

 被推出的那個人眉間皺了下,卻依舊露出笑容繼續說道:「因為獄寺的臉,而讓我認為多待一會也無所謂。」

「讓我發覺就算這場雨下得很長也無所謂,只要能直盯著你的臉就好了。」

 他繼續說道。從地板上爬了起來,貌似方才的摔倒撞到了腰、起身後伸出手輕揉了揉腰間,臉上仍舊露出笑容。

 ---很討厭他。

「你和這場雨一樣令人討厭…!」輕輕咬了唇,獄寺隼人語氣仍舊和平常面對人一樣,瞪了瞪眼前的人、又趕緊撇開那雙令他感到討厭的黑色眸子。

「哈哈,所以我是雨。」他笑笑。

 ---因此這樣,才讓人討厭他。

 他是雨﹔我是嵐。

 這兩者並非像是嵐和雷是兄弟,僅是一個為加強者。

 他是水雨,我是颶風。兩者碰在一塊,雨水藉由颶風的加持而更強大,風雨交加、更加強烈、更難以停下。


「我喜歡你。」

 ---我反倒討厭你。

「只對棒球熱愛的傢伙沒資格說這種話…」臉上的紅暈加深了

 ---棒球笨蛋不可能會上愛一個手持炸彈的自己。

 緊緊把人鎖在懷裡,紅著臉的獄寺並沒有任何的反抗,嗅著眼前的那個人身上發出來的氣息。沒發出任何的聲音,抱緊人的那個身影、把在懷裡的人擁抱的更緊。

「我真的喜歡你,隼人。」

 在那一串最後一字落下,兩人安靜一陣子,在教室外的雨聲更加大聲,掩蓋過可以聆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我、要回去了。」獄寺輕道。

「那就一起回去。」

 額頭輕輕靠在那個人的胸膛上,獄寺以不願意望著他雙眼的低頭模樣輕「嗯」一聲。

 

「……那個,別撐傘……」捻捻唇、提出者撇開雙眼。

 在他眼前的人望著手上的雨傘,再望著獄寺。沒露出任何的疑惑,僅是乖乖聽從方才的提出者,在室內的門口停下、轉過身,便接著伸出手…

「回家吧,隼人。」他輕道,順勢把手伸直。

「---山本…武」

 一樣伸出手、輕輕覆蓋在被稱為山本武的那個人方才遞出的手掌,獄寺臉上儘管帶著微略地不滿,但卻也浮上一層比方才在教室裡頭還要深還要紅些的紅暈。

 一齊踏出門口,兩人淋著雨、淋濕了穿著在身上的制服。獄寺抬起頭仰望天空,原本平常該是橘橙色的傍晚、今天卻是暗灰色的傍晚,但卻又不感到心情不悅。

 打在身上的雨滴,原本應該是既濕又讓人感到冰冷的,然而不曉得為何現在卻沒有這種感覺﹔反到是有股溫暖的感覺存在。

 在校時令人感到討厭的雨聲,不知為何現在聆聽起來、並---…

 在身邊的山本突然想到什麼。

「…現在,還會討厭雨天嗎?」

 山本 武轉過頭來望著獄寺問道,接到問題的人發覺心思貌似被他人看穿似的感到些丟臉,沒有回答、僅是不語地別過頭。

 ---現在,變得喜歡雨天了,武。

  ---EN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31-c3874a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