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電王 【小孩子】  浦桃
*本篇為假面騎士電王同人。
*對電王不熟者請自行上網搜尋、熟悉裡中角色(同時大推薦這部*____*/)
*私心愛浦浦和摸摸/////////////(掩面)
*裡中的「花」=「ハナ」or「奈葉」(這請看各字幕組的翻譯﹔不過ハナ中譯是花沒錯)
*腐味很重請注意。
*浦浦和摸摸形象破壞請注意。A__A
*裡中沒有親子組請見諒

*若排斥BL、同人請馬上離開。

 啜起嘴邊直美所製、身為異魔神會意外喜歡喝的咖啡,一雙水藍色的眸子無奈撇了自己身置於Den-Liner車內的情形。意外地很安靜---…

 這種事情根本不常有,偶爾又有個笨蛋桃子在車內拍桌大呼小叫誰誰誰滾下車、良太郎又怎麼的﹔不然應該會有個小金呼呼大睡的打呼聲﹔也應該會有龍太那像孩子般在車內從頭跑到尾開心地玩耍著,只是、今天這些情況意外沒有出現。

 藍色的眸子還是轉回手上的咖啡又啜了一口。然後突然間就被身後的呼喊聲給打擾。紅色的雙手就這麼不爽地插在那主人的胸口。

「吶啊,我現在很沮喪,你這色龜用你釣女人的口氣來安慰我吧!」桃塔羅斯坐在被喊為色龜的浦塔羅斯後邊說道。

 稍微偏頭看著那個指令人,被當作墊子壓著的異魔神看著那張其實看不出很沮喪表情的臉…他想想,這麼說起來良太郎好像要前輩不准再附身他的身上了。

「前輩你當作我這邊是愛情顧問啊?」浦塔羅斯輕輕搖頭

「什麼愛情顧問…色龜你倒是評評理啊!那小鬼搞什麼小孩子?!老是在良太郎身上!」桃塔羅斯不滿地大喊。據說好像是因為龍塔羅斯剛開始就附身在良太郎身上、他就一直很不滿。前些時間和龍塔羅斯倆還搶著附身到良太郎身上。

 現在這兩人都被良太郎禁止了。

「都是笨蛋桃子害的,以後良太郎不叫我了要怎麼辦…」離桃塔羅斯和浦塔羅斯位子有些遠的桌子,感覺上就貌似是個受傷的孩子龍太正抱怨「要是以後看到不到姐姐怎麼辦…」

 聽著後邊的那句話,在車內的其餘的三個異魔神和花不禁又深深嘆口氣,替這孩子感到可憐、居然是個戀姐情節。

「小鬼!你倒是給老子我說個清楚!什麼叫做我害的!」桃塔羅斯氣得忍不住站起身子指著龍太開始咆嘯,在一旁的金塔羅斯趕緊拉住這個衝動人。

「笨蛋桃子!!」說完,一隻蠟筆就朝著那個異魔神丟去。

「混帳小鬼!」語落下,立即就掙脫著金塔羅斯的阻止、正想衝去揍人。

 瞧著兩人鬧得不開交,花先給桃塔羅斯腹部一拳,有些無奈地蓋起雙眼、同時心中不時替良太郎這個主人有著這群像孩子般頑固又讓人頭痛的異魔神感到些可憐。

 起身就把桃塔羅斯一把抓起來挪到椅子上,花直盯著眼前的異魔神「原因是什麼?」

 想先喊花為鼻涕女的桃塔羅斯還沒開口說話,立即被身旁來觀看熱鬧、又得知原因的浦塔羅斯給搶先道出這兩人為何這樣的原因。

 據說是良太郎依舊早晨在努力晨跑時,在路上看到隻既可愛又讓人喜歡的狗兒。而當時的龍太正開心地求著他可以養下狗、畢竟那孩子很喜歡動物,卻也因為不可能養在Milk Dipper店裡,良太郎可能會養至於Den-Liner車內。但是桃塔羅斯聽到這消息,立即大力反駁。

 也因此這樣,兩隻異魔神就在良太郎身上進入又被推出。被附身的人會有負擔、因此這樣,惹得野上良太郎不滿地大喊「不准再附身到我身上!」的命令。

「…簡單說就是笨蛋桃子怕狗…」曾瞧見桃塔羅斯怕狗,花有趣笑道。

「放心地哭吧!」金塔羅斯拍了拍肩膀,說道

「前輩意外的可愛呢…」原先得知的浦塔羅斯也曾笑過,現在又拿出來出一次、這讓他不禁想笑。

「笨蛋桃子……」

 同時幾個嘲笑聲直接一針見血紛紛刺在桃塔羅斯身上,讓他感到十分不滿、揮開那些嘲笑聲「鼻涕女和小鬼給我住口!臭熊,老子我沒有哭啦!」說完,又直接對著站在離自己最近也仍然有些難忍發出笑聲的浦塔羅斯咆嘯「色龜閉嘴!」

 接著桃塔羅斯便起身、氣呼呼地推開身旁擋住去路的人,就在車子停下、打開車門之際,他不理會後邊追上來的聲音及人影,就這麼鬧脾氣的下了車、消失蹤影。見狀的浦塔羅斯停在車門,轉頭對著也想要下車找桃塔羅斯的其餘人輕輕道「我去找前輩。」

 貌似感到有些對不起桃塔羅斯,藍色的眸子也些垂下帶著不安的神情望著先追上來的花。

「…笨蛋桃子…」龍太躲在直美身後,露出一眼、有些錯愕地輕喊。

 撇過那神情,浦塔羅斯伸手輕摸在矮小的頭上,像個母親對著孩子似地安慰「我會把前輩找回來。龍太和花他們待在車內,若連你也不見、良太郎也會擔心。」

「嗯。」紫色的頭輕輕點了下

「那麼麻煩你了,一定要把桃子找回來。」花黑色眸子望著浦塔羅斯

 藍色身影用一貫帥氣模樣背對著花說了解後,便也踏下車門、消失在其餘人面前。

 一踏入門的另一邊,浦塔羅斯以西裝穿著踏入人類正常時間的世界裡。說聽Den-Liner的車主不曉得向誰(奸商浦原(爆)購買了可以讓異魔神以人的姿態出現在人類世界裡的東西,總之浦塔羅斯他們已經可以出現在人類世界裡為所欲為了,只是需要時多少還是要附身在良太郎身上。

「嗯…雖然是很想放幾個誘餌,試著讓魚上鉤。不過先找前輩是前提。」一踏上街道望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不少女孩子,浦塔羅斯有些失望地說。

 伸手摸了西裝褲口袋、掏出某個物品,浦塔羅斯笑著「那麼…來找前輩吧ˇ」

 結尾貌似含帶個愛心,這個總是被桃塔羅斯喊為色龜的臉上正露出像是玩起遊戲似的望著手上的物品,那東西的表面出現了像是汽車導航似、上邊還有個紅點正閃爍著。沒說什麼,藍色的眼珠在眼鏡下看得很滿意。

 抬起細長的腿,浦塔羅斯這個男人,不、也該說是個異魔神,總之他以人的模樣帥氣得連身邊原本要快速趕時間的女孩子、還在和男朋友或朋友傳簡訊的少女、甚至方才還在和身邊的朋友聊八卦的女學生皆紛紛停下腳步望著這個人走過。

 注意到身邊的情況,浦塔羅斯嘴角忍不住上揚許些,像是從那雙水藍色的眸子裡放出電似的,才一個轉身、眨下一眼、拋個媚眼,立即路上的女性不禁紛紛像是被電著卻又像是享受到什麼似的,臉上馬上浮起幸福貌、一個接著一個尖叫就暈了過去。從在旁的男人眼中就像是一具具被電給奪去生命然後橫躺在路上的屍體…

 …雖然說像是屍體很失禮,不過這種模樣就很像是那樣。

「色龜,人類的女人不是這樣玩的…」不理會浦塔羅斯那張還在炫燿自己帥姿的臉,自行出現在眼前的桃塔羅斯忍不住輕吼

 望著眼前也是以人類模樣現身的異魔神,浦塔羅斯露出笑容。「前輩真的很沮喪呢!」說完又是張笑容掛在臉上、不時也推了推鼻樑上掛著的黑粗框眼鏡。

「要你管!」像是小孩子鬧彆扭,一撮血紅色的短髮的人咆嘯起來,立即又是轉身急著要離開。

「前輩要去哪呢?」

「老子爽的地方。」

「哎呀,那麼是哪呢?不成前輩想去釣魚嗎?」

 撇著後邊仍然跟著自己的浦塔羅斯,脾氣暴躁的人不得以停下腳步轉身「別把老子和你這色龜混合一談!給老子滾開!」

「但是…前輩要去哪,我都知道唷ˇ」被推開的年輕人依舊是個笑容在臉邊,說完話就拿出方才一直在注視的物品,是個追蹤器。「這是良太郎拜託我的。」不忘也說出自於誰。

 有些發怔的桃塔羅斯頓時有些不滿,但又仍選擇不理會那追蹤器。再次回到浦塔羅斯面前,紅色的眸子瞪了瞪,眉間出現條細線「稍微陪我喝下。」還沒等眼前的人開口,馬上就拉著他大辣辣地走回方才那不少橫躺在地上的女性道路,接著就直直地去找間小吃店進入。

「前輩真沒情調。」硬被拉進吵雜的小吃店裡,一屁股坐下後、浦塔羅斯輕聲抱怨

「老子我高興就好,喂,來兩杯啤酒、再來幾道小菜!」貌似桃塔羅斯進出這家店已經有多次數,點起東西來也不猶豫,只是一個勁的嚷嚷著。

 撇了紅色的眼珠子還微些氣憤。在他眼前的人再度推了推眼鏡、露出一貫的笑容望著桃塔羅斯。沒有說話就這麼凝視著眼前還在生氣的模樣﹔這種視線那個人過了一陣子也才注意到,臉上浮著有些紅、不滿地開始節巴起來問浦塔羅斯看些什麼。

「啊、因為前輩生氣很可愛啊ˇ」說完又露出個笑容、話的尾巴也貌似加上了個愛心及小花。被人稱讚可愛的主人還想反駁什麼、但方才所點的東西就突然送上來,也止住了嘴巴。

 舉起筷子夾起小菜,浦塔羅斯微笑地對著嘴巴還在吃得津津有味的人說道「前輩ˇ請啊~」這般舉動讓在他對面的那人就這麼愣住、嘴巴也不小心沒注意到就往自己的嘴巴給咬了下去。

「咿呀-…疼疼疼…」擱下筷子,桃塔羅斯立即發出痛苦的聲音

「前輩真的很可愛呢。」仍然說出氣不喘、臉不紅的話語,望著桃塔羅斯模樣的那對藍色眸子瞇了起來露出很陶醉的表情「不過,你卻老是不接受我的道歉呢!」

 稍微止住嘴巴的疼痛,桃塔羅斯撇了那方才還在笑著的臉,現在卻成了有些失意的模樣。心中莫名感到有些震懾…逃開那雙眼的注視,他默默再次拾起筷子。

「你還真像個孩子。」

 還沒甩下筷子、然而卻因為眼前的舉動讓筷子不得已從手中滑落摔置於桌上。紅色的瞳孔睜大感到吃驚看著眼前和面對面、嘴已貼至於唇上的浦塔羅斯。

 兩人停止動作良久,浦塔羅斯舌尖滑進吃驚的嘴裡中輕輕舔著充滿酒精味道的口腔﹔輕輕舔舐幾秒,主動者離開嘴不時像是刻意似的牽出條銀絲,溫柔地抹拭去、臉上仍然是個笑容坐回位子上「這是道歉的吻ˇ另外也幫前輩消毒下ˇ」

 等浦塔羅斯說完,吃驚者臉上又是一層紅。想大吼說幹嘛,然而嘴卻不願意打開嘴,僅是緊閉不語望著桌上的小菜。

「回去吧,前輩。良太郎會擔心你的,龍太也是。」把小菜遞在桃塔羅斯眼前,眼鏡下藍色的眸子眨了眨。

「……我的行為很像孩子嗎?」

「啊?」

「告訴我!」

「…和孩子吵架,這點就很像。」浦塔羅斯聳聳肩就把小菜塞進還想反駁的嘴巴裡「但是,這樣的前輩很可愛、我很喜歡。」

 再次是個令人感到肉麻的告白,就從眼前的那個嘴滑出﹔桃塔羅斯吞下嘴裡的菜餚,臉上再次整個紅。灌下手邊的啤酒、輕說「…別把老子當作小孩子看。」

「---那麼,就請回家吧。」

 浦塔羅斯起身微笑地拍拍眼前那人的頭,接著就拿起帳單往櫃檯走去。兩人就在某個門前等待Den-Liner停止之際上了車。龍太理所當然很開心浦塔羅斯帶著他所擔心的『笨蛋桃子』回來,露出天真的笑容就對著桃塔羅斯遞出張圖,貌似為了等他回來、在車上就努力完成這張圖作為道歉。

 至於良太郎在下午已得知桃塔羅斯失蹤的情報,也是整個下午都在車內等待著。自己露出歉疚對著眼前的赤鬼道歉不時也稍微小教訓下。然而沒有人知道桃塔羅斯那張像孩子般鬧彆扭的模樣僅有出現在浦塔羅斯面前而已。

 撇了一旁的浦塔羅斯,赤鬼桃塔羅斯再次紅起臉---…自己的真面目只有一人知道。像孩子般脾氣的模樣也只會在浦塔羅斯一人面前露出更孩子。

 -EN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36-cbb8575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