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最遊記 【好暖和】 89
  寒冷冬天,能令你溫暖的是什麼?

「哪,是三藏、以及八戒你和悟淨﹔」

「當然也有這杯熱呼呼的熱牛奶---!」

 話說一月一日這天是元旦,

 每個人皆歡喜的慶祝新的一年到來。

 因此, 和悟空一直很期待元旦到來的大孩子悟淨在這距離這天的前幾個禮拜提議說道:「我們元旦來去三藏寺廟慶祝吧!」

 三藏還沒來的及聽清楚那個大孩子的提議、 在旁的悟空不禁也拍手說好主意、八戒沒有任何的阻止行動也讓他們倆決定去了﹔沒有即時阻止這兩個笨蛋, 因此四人在旅行的途中就又返回在金山寺辦了起來元旦慶祝會。

        

 說起寺廟, 什麼大魚大肉的東西絕對不能出現在桌上吧?

 那是佛家人忌諱的東西。

 殺生、喝酒,光想就無法和和尚連上一塊關係。

 但是這四人桌上卻擺滿一大桌的牛肉、豬肉、魚肉…等等,

 甚至桌上還會出現三杯裝滿著酒、及一杯是可樂的飲料在桌上。

 這真的是在寺廟嗎…。


「那個…請問三藏大人在嗎…?」

「三藏大人?啊…剛剛還在這邊誦經的啊…那邊的,有沒有看到三藏大人啊?」

「沒有。不曉得去哪了。」

 幾個和尚奔來奔去的,為的僅是尋找一位偉大的僧侶。

 明明是要他幫忙替人民們誦經祈求平安的, 但是交代後、 人卻是比消失的還要快速,就在一群和尚的眼前不知奔去哪裡了。

 恩, 所以說、那位大人到底是去哪了?


「可惡!他媽的冷死人了!」穿著不像是和尚會穿的皮鞋,已經冷得受不了的金髮男人不禁縮起身子大吼起來。

 到底是哪個混帳傢伙說要回來這邊過元旦的?他再次大吼起來

「是每年都要回來啊…」身在他身旁的孩子開口說道。

 元旦嘛, 就是過新年啊!

 過新年就是回家,而且這個家還是寺廟﹔ 寺廟曾規定過新年就必須要回來長安寺廟裡敲鐘祈福。

 想到這邊,孩子不禁抬起頭看著還在眼前破口大罵可惡、混帳東西的男人。

『家啊…』

『這裡是我的家嗎?』

 明明是個成熟的男孩卻老是被當孩子在耍的悟空看著在眼前不遠的屋子他想道。

 離開那個地方已經很久了, 和他們一起生活的日子也是長得算不清。

 長期在外沒回來這間寺廟, 老實說很懷念呢!

『雖然當時惹了不少麻煩、但是能再次回來真好!』

 悟空懷念似的把整個是現看過了一遍。

 然而發現原本跟著身旁的悟空還在方才的地方, 三藏轉頭看向他說道:「…我們又不僅只留一天就離開。」

「啊?」發現三藏說話,悟空看向他。

「我說,快走!不成你是打算變冰棒是吧!猴子!」撇頭,男人繼續他的步伐前往屋子。

 拾起腳步,悟空奔向三藏﹔亦來到不遠前的屋子內。

「啊,八戒和悟淨已經到了。」悟空指道

「我們可不像你這孩子這麼冷天氣還是散步。」紅髮男子說道、亦把手臂勒在悟空脖子上

 可惡!我們才沒有散步!孩子大聲反抗。

 兩人就開始了低次元空間的吵架。

 至於另兩人…

 進屋看了看,三藏不得不發出讚嘆說道:「沒想到弄得這麼乾淨啊!」

 明明是間倉庫,還曾是悟空那孩子第一次躲著的地方﹔ 那時確實是很髒亂又堆積了一堆灰塵,沒想到再次見到這邊居然乾淨連點污塵都沒了。

「在你們還沒到前,我和悟淨就先整理這邊了﹔不過悟淨真的是不會整理東西啊!」

 八戒輕巧解釋過去。說到悟淨的整理,他不禁開始笑了起來。

 在三藏及悟空主寵兩還未到前,八戒就拜託悟淨去把倉庫裡的東西暫時先搬到後邊去﹔哪知等他拎著水桶回來時, 眼前的整理方式就讓他無奈變成自己整理了。

「他簡直在丟垃圾一樣就隨手拋了出去,這樣很明顯就會知道我們在這邊慶祝啊!」八戒說道。

 所以說他是生活白痴嘛。刁著菸的金髮男人嘖嘖開始念起。

「吶、吶,我們可以開始慶祝了嗎?」突然間,好奇心的孩子擠進兩人的中間問道﹔在旁的悟淨也正在期待著。

 是的,可以開始慶祝囉!八戒微笑回應。


 屋內清空之後,意外的很空大哪。

 放張桌子、四人份的墊子,還有不少空間可以放些東西。

「原來這個地方這麼大。」悟空抬頭看著悟淨在天花板裝著小燈,他說道。

「那時候這個地方被放東西,空間當然小。」三藏一屁股坐了下來解釋。

 雖然沒有很暖和的地點,沒有電視機可以一起歡笑。

 但是有東西、有三藏他們就很溫暖、可以歡笑了。悟空想著

「好了,那麼我們就開始慶祝新年快樂吧!」八戒擺上東西微笑說到。

 之後四人就開始食起食物,談論著這年下來的那些日子。

 遇上許許多多的事情, 趁著現在回憶還真是有種一般的滋味!

 突然間,悟淨想起什麼似的問起三藏和八戒兩人:「話說,為何我們不在三藏他房間慶祝?」

 恩,是呀。

 在三藏他房裡應該就比較暖和點啊!

「八戒和悟淨的屋子也可以啊!」在旁還在咬著雞腿的悟空也來湊一腳問。

 看著眼前發問的兩個孩子,三藏喝著啤酒正瞪著兩個兇手。

 而在旁邊喝著熱湯的八戒則咪起雙眼很享受的繼續他的湯,貌似沒有要解釋的樣子。

「這一切還不是出自於你們。」三藏放下酒杯、仍然瞪著倆人。

 我們?兩個孩子不解再次用眼神要答案。

「其實我們也有打算要在三藏房間慶祝啦,不過你們貌似沒考慮到一件事情。」擱下碗,八戒看著兩個孩子。

 這邊是寺廟, 三藏在這天是算個大忙人。

 誦經、祈福每個都要替任何村民禱告等等的。

 要是在三藏房間慶祝,那麼他一定會不斷被和尚們找去面對一群人。

 這樣的慶祝就沒有什麼了。

 況且,他還是寺廟中最高的僧侶, 要是被和尚知道了妖怪三人和最高的僧侶正吃著魚肉﹔三藏不會被處分,不過被處分的是妖怪三人啊!

「所以說要替我們的面子著想。」男子解釋。

「…到這邊就不會被找到去誦經,安靜的很。」三藏在旁補充。

 聽完兩人的理由,悟空及悟淨便點了頭。

 再怎麼說要慶祝也是要挑不會被人打擾的地方慶祝。

 不過悟空還是不解的再次問起:「那麼,為何不在八戒和悟淨家慶祝就好了呢?」

「……。」三藏不語。

「那是因為你想回家嘛,因此才在這邊辦啦。」悟淨說道。

『家…。』

「是、是嗎!不過管他這麼多!我們四人能一起慶祝就好啦!」露出笑容,悟空拾起裝著可樂的杯子舉高和其餘的三人拿著和自己不同飲料的杯子輕撞乾杯。

 四人就開心的把這慶祝也完成了。

        

 經過一場玩鬧後, 悟淨和三藏倆喝酒過多、趴在矮桌上並沉沉睡著了。

 至於八戒替兩人披上小棉被後就開始整理桌上那些慶祝過後殘留下來的東西。

 悟空則是到外頭去晃晃以前待過很久的金山寺。把它從頭到尾重看了一次,懷念起之前的回憶。

「悟空回到這邊很開心吧?」在池邊發現悟空蹤影,八戒走近溫柔問道

「啊,是啊。真是沒想到居然還可以回來這邊呢!」男孩笑。

 看著池子的月亮倒影,八戒瞇起雙眼和悟空說道:「大家能回到這邊慶祝元旦真是開心!」

 儘管遇上了不少事情, 吵架、分裂、欺騙、傷害對方…等,什麼事情都有。

 那麼長得旅途中遇上了很多事件,但是四人卻還是一塊回到了長安這邊慶祝。

 光回憶就感到很不可思議啊!

「…八戒。」

「嗯?」聽到悟空呼喚自己,男子把視線從池子倒影的月亮轉移看向在旁的悟空

 像是不知如何開口似的﹔但最後仍然決定說了:「那個,我的家,是這裡嗎?」

 還以為悟空會問些什麼回憶的事情,不過聽到他這麼問道﹔男子還是回答了他:「是的。你的家就是在這裡!」

「雖然說悟空你在五形山時一直沒有記憶自己到底是出生於哪裡﹔但是你在這邊遇到了我和悟淨,也同時認識三藏。接著回憶也都從這裡開始。所以這裡、就是你的家喔,悟空。」八戒再接著說道

「…」聽著八戒這麼說,男孩像是想通似的點頭「嗯,說的也是哪!」

 是說…八戒偏頭看著悟空的手上不禁發問「那個是什麼呢?」

「哦?這個?沒有啦,剛剛趁著沒讓那些人看到就溜進三藏裡拿了這東西出來看這樣。」男孩搔了搔頭笑道

 從眼前的孩子手上遞來的東西,八戒接過來看了看。 其實是份公文。

「為何悟空會拿這東西出來呢?」八戒實在想不通這孩子對這種密密麻麻的公文有興趣?

「唉…,因為三藏老是看這種東西嘛,他又老是說是工作、卻不告訴我內容﹔我好奇就拿來看看了。不過說真的上面的字都密密麻麻的,我看的眼花了。為何三藏會喜歡看這重東西啊?」訴出理由,悟空偏了偏頭出自己的心得及疑問。

 發覺這孩子很可愛,八戒不禁笑了起來﹔但是發現眼尖的悟空知八戒在笑自己,正生著悶氣,男子也只好收起笑對著悟空解釋三藏那種男人為何會喜歡看這種東西。

 抱歉抱歉…對著悟空道歉後、他才說起:「其實啊…」得知他也在等著自己的答案,八戒也繼續說了「三藏他並不是喜歡看這東西啦!只是呢,這是工作﹔看看文件、蓋蓋章很輕鬆的工作,三藏沒法子推掉也只能當作是打發時間的事情了。」

 哦~。得到答案,悟空發出原來如此的語氣看著八戒。

 而在這時,悟空突然打個噴嚏出來。

 天氣溫度隨著天空的變化也跟著下降了、在池子邊的溫度也少了太陽的照耀開始冷了起來﹔

 更何況悟空身上穿得衣物由於方才的熱鬧慶祝元旦而除去了不少的衣物,現在天氣變了,人的體溫亦也會跟著變化起來。

「會冷嗎?」輕撫悟空的頭,八戒問道。

「嗯,有些。不過我不會感冒的啦!明天還要和三藏一起出去走走,沒事的!」孩子逞強地答。

「那也是不行的啊!」八戒低頭才發現手邊就有條方才要拿給悟空的外套,拾起外套就給那孩子披上、並問道:「你們這邊有沒有廚房?」

「唔,記得有。八戒你要幹嘛?」不懂八戒的用意,孩子回問

 這個嘛,我想煮東西。八戒微笑。

        

 三藏一行人返回到寺廟,已經花了不少天才趕到恰好的這一天回來。

 到達也將近黃昏了, 經過方才的慶祝也到了晚上。

 因此現在算是半夜了。

 悟空和八戒兩人趁著沒有任何的和尚在巡,就一齊溜進廚房去了。

「嗯,那是什麼?八戒?」看著男子從他自己和悟淨的家帶來的瓶子倒出液體,悟空睜著大眼發問

「是牛奶,你等等喔!」

 瞧著八戒拿著鐵鍋、又把牛奶倒進鐵鍋裡﹔接著又把牛奶加熱,香味漸漸飄向悟空。

「來。」端著兩杯熱牛奶,八戒把一杯分向了方才就一直很好奇自己到底幹嘛的悟空眼前,兩人回到池子旁坐下就開始飲用起杯中熱呼呼的牛奶

「熱呼呼的~真好喝!」悟空喝了一口便發出心中的感言。

「呵呵,天氣冷就要喝杯熱的飲料。這樣身子也會暖和些。」八戒亦品嘗起自己手中的熱牛奶。

 嗯!是呀!回應了身旁的那番話,悟空再次品嘗起那香味。

 看著池子中月亮的倒影,男人抬頭看向真正的月亮,心中不禁讚嘆今晚月亮真美。



 「吶,悟空。」

 「嗯?」

 「這麼冷的氣候裡,有什麼東西讓你很暖和嗎?」男子發問

 「…唔,有很多!但是最暖和的還是是…」

    三藏、以及八戒你和悟淨﹔



 當然也有這杯熱呼呼的熱牛奶---!



 「你開心就好了!新年快樂,悟空。」

 「八戒也新年快樂!悟淨和三藏也是。」那天真的笑容就很深地烙印在腦海中。

 那笑容就比手上這杯熱又香甜的熱牛奶還要來著更難忘、更溫暖。

         ---En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4-21b8d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