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家庭教師 【那朵藍玫瑰】 白骸
 唔耶(?)這是快大考前的第一篇小說(並不是)
 書看到會抓狂、寫這些同人卻可以寫到妄想起糟糕齷齪念頭(喂)

 這篇是從之前用心、拼命趕好的校刊圖延伸出來的XD
 其實那時候在畫就一直很想寫個內容…。
 也當然之前在寫文時就接觸到玫瑰,讓我很想寫一篇充滿笨蛋夫妻的文(?)

 以白蘭X六道 骸(10069)為主,不喜、BL、請慎入。


校刊圖

 佈滿荊棘的你 果然如此地美 不是嗎

 當然 身上佈滿了玫瑰的你 更加地耀眼美麗 是的



「…我討厭玫瑰。」

「但我喜歡。玫瑰就和你一樣散發出滿滿讓人想憐惜的感覺。」

 眨了眨細長睫毛,異色的眸子像是在反駁人般露出些不耐煩。對方的語調和口語讓眼神中帶著些討厭的人不禁嘖了一聲,接著想轉身離開。

「咦、要離開了嗎?」

「用不著你管。你這討厭鬼!」

 瞪了瞪對方,人耐不住怒火便開始發起脾氣。想說可以掙脫這個男人的視線、而到處走走,只是、只是一時的好奇就這麼踏進這個溫室裡,隨後被滿滿的玫瑰給打住腳步和思考…;等回神就見那個討厭的男人也出現在這邊,笑著說「被玫瑰吸引過來了嗎?果然是同種植物」這種令人不解和半點諷刺的話語。

 並不是說很討厭玫瑰這種花,只是、不喜歡…它和自己並沒有任何的相似。一切都只有那個人總是嚷嚷說自己和玫瑰很相似,理由卻老是說得曖昧不已和滿滿的不解。

「嗚…想說可以跟你單獨了嘛…」噘起嘴對著已轉過身、正打算要離開不留下來的人道著。「難得可以獨處,親愛的要把老公丟下嗎?」

 停下腳步、稍微撇了後邊自稱為老公的男人,異色的眸子忍不住發起憤怒和羞澀在眼中交錯瞪著後方。

「不行嗎?還有把親愛的和老公兩個名詞給我刪除掉!」

「-嗚…,所以說親愛的一點也不愛我…」

「去死!」

「嘛嘛,轉過來面向我啦!」男人原本低沉的神情在下一秒露出笑容對著人說,見對方仍舊不理會人、也順道注意對方腳邊的草叢,難得露出勸導道:「再繼續走下去會被纏住唷~」

「誰理你!」這次換有著異色眸子的人噘起嘴,腳邊的問題連看也沒看、接著繼續前進要離開。

 在踩踏下去時,突然感受到下邊草叢的怪異;還沒回過神便已見自己身上纏滿了青綠色荊棘,緊緊地纏在很適合自己地黑色襯衫上,把人的姣好的身材、腰身一一顯露出來。

「這個…!你這傢伙!」

「诶,我剛剛已經告訴親愛的不要再走下去了嘛~我並沒錯唷!」像是滿意自己的陷阱果真抓到了獵物般,男人把某樣東西給藏在後邊,緩慢走著、最後停下在被纏著的人面前。

「你、你好歹也要說是什麼啊!」

 聽著人像是硬要把一切的錯全歸類在自己身上,男人依舊露出笑容聳聳肩,伸出手輕輕撫在人浮現滿滿的憤恨和不快的臉上。

「說了,就抓不到你啦。親愛的就像玫瑰一樣讓人碰不得,總是在警戒著任何人,讓任何人摘取都不肯……

 舔舔唇,男人笑道、接著手指打了個像是暗示的聲音。而被荊棘纏身的人突然有些吃驚,方才在荊棘上的一朵朵尚未開花的花苞在男人的指示下,緩慢綻放開來。

「藍玫瑰,和你很相配呢!」伸手碰了碰人藍黑色髮上的一朵青藍色玫瑰,男人道著。「瞧,現在的你就如同在玫瑰花裡是最美的那朵藍玫瑰。」

「---不是的。」撇開男人的視線,異色眸子有些羞愧道:「我…配不上這些玫瑰。」這副已殘留多多少少不潔的身體並不適合玫瑰來襯托

 面對對方的自暴自棄,男人笑笑感到不吃驚,畢竟這種情況見多了。輕輕把對方仍舊羞愧、眼中泛著些否認地漂亮一張臉給轉回來,隨後從後拿出充滿愛戀氣氛的東西。

「認識這麼久依然沒法改掉你的謙虛,讓我這作老公的不禁要自責自己了…」遞上滿滿玫瑰的一束,男人露出苦笑,接著又在對方上邊撒了撒些花瓣、任憑風吹動落在對方身上。

「那麼在你自責之前,先檢討自己不要老是把老公這名詞放在嘴邊。」默默收下一束花,人望了望裡中的花朵。全都是鮮紅色的花朵,紅玫瑰,花語是---…

「紅玫瑰,花語是…我愛你,骸。」說完,突然撲上前擁住人。

「笨、笨蛋!荊棘…」見人突來的舉動、加上想起方才身上佈滿的荊棘,骸忍不住露出些擔憂吼著。

「沒事的!看,這樣戳、那樣戳都不要緊,因為這是我拜託小正幫我設計的~並不會傷害到我。」笑笑回答人,且用手指戳了戳骸身上纏繞的荊棘。看似會割傷人肌膚的灌木在男人的戳弄則如同在戳軟糖般,柔軟不疼痛,這才讓還在擔憂的人得知自己被耍了!

「你…你…」

「啊啦,生氣了?」一把把人鎖在懷裡,男人露出惡質的笑容「因為不這樣做,親愛的骸總是會逃跑呢…而且我也想要骸就以這樣的情況之下叫我的名字。總是叫我笨蛋和討厭鬼已經膩了吧,不然改叫老公嘛ˇ」

「唔…我才不要說!」緊咬紅唇,骸浮著紅暈瞪著人。

「不說的話,我可要在這邊吃了骸唷。這邊花朵很多,我們可以慢慢玩,況且…」停頓舔舔嘴,男人撇了附近的花朵「我最近也研究出有含媚要成份的花喔…所以,乖說出我名字順道加上紅玫瑰花語~ˇ」

 還在倔強和反抗的骸在對方字音落下,半愣住有些吃驚。這個男人既然說得出口、那麼就做得出來……。沒有任何的法子、也只好乖乖放手一搏達到對方的要求。

「---白、白蘭……我…愛、你……」

 見人帶著羞澀和漲紅的臉,名為白蘭的男人感到滿意揉了揉骸的長髮。用著鼻尖蹭了蹭人白皙頸子,帶著些道歉說道:「嘛、其實剛剛說的是假的,並沒有這回事唷。」感到對方有些生氣,白蘭更是露出笑意、擁抱人的手臂更是緊些「但是聽到骸喊了我名字又說了我愛你三個字,」

「---我真的、真的很高興唷!」

「………笨蛋。」臉上的潮紅依然沒有褪去「夠了,給我走開!」想逃開此情況、骸推了推人。

「不要呢。我要對著骸說一萬遍的我愛你!」像個任性的小孩,不理會人的不快和抗議便開始碎碎念起他方才所說的一萬遍我愛你。一遍接著一遍刻意在骸已經紅到耳根子的耳邊輕聲溫柔地反覆道著

 我愛你,親愛的骸。你是玫瑰,如此的耀眼美麗,如此地讓人愛不釋手,就算身在玫瑰園裡、最美最湛藍的玫瑰也依然是你,

 所以、不要這麼自暴自棄,無需要謙虛和自責什麼,

 你是玫瑰,青藍色的藍玫瑰,善良的你無須謙虛和自責;你只要當朵勝過其他紅、白、黑、黃、紫色…等等顏色的玫瑰,當朵高傲又不容許任何人可以污穢的藍玫瑰就行了,

 作為我心中最美的那朵耀眼玫瑰就夠了。

 -END

廢:
 先說好啦我取題目無能啦我電繪和上色更無能!!!!!!!!!!!!!!!!!(掩哭逃)

 接著半夜不睡覺,腦袋就會開始運作齷齪思想(啥)
 嘎嚕嘎嚕(?)原本打到白蘭對骸威嚇時很想來個騷擾…(腦海想)
 但是我又很想乾脆來個純得很笨(?),因此放棄添加騷擾(你不要一直重複這個字眼)

 這是延伸稿
 之前趕完的校刊圖讓我邊畫編想著劇情化的故事。
 而且同學在看著我修改時,注意到花束裡有朵紅玫瑰是尚未綻放的,就問我為何這朵是唯一和其他朵不同
 那時候沒有說出來、是因為真的感到很羞人(?)

 其實我是想把主題定為「依然在綻放的玫瑰
 有注意我在繪畫的同學應該有在骸肩膀上其實也有一朵藍玫瑰還沒綻放開來
 基本上我是想指人們的愛情就像玫瑰般不斷地綻放、謝了凋了、好好保存依然可以再下一年綻放更美的一次!
 而在骸身邊有兩朵尚未開花的玫瑰花苞,兩朵都意指含苞待放中。

 而一紅一藍則作為骸正等待白蘭的培養而綻放出美麗的玫瑰,意指等待著白蘭的真心話
 反正就是這樣的甜蜜純文而已啊哈哈…整個越寫越不曉得要怎麼結束了(揍)

 然後不曉得為何我最近寫的文老是超過兩千字…整個心情好煩
 下次來挑戰看看有沒有辦法寫篇不超過一百字的短文好了(咦)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41-8683e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