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星

懶的更改版面了(喂)

解毒劑 Antidote-第一章
 第一章修改完畢(攤)
 序章也是再次修改完畢

 只是第一章就來個血腥驚悚畫面會不會給觀看者傻眼囧
 所以請在觀看這篇的朋友們先把食物嗑掉過一陣子再來看、
 或是放在一旁暫時別吃…。
 要是害朋友們反胃我錯了OTZZZZZZZZZZZZZ

 然後本文一切都是純屬虛構!就連名字也是!

 咦噎我也是第一次寫這種東西嘛!
 所以文筆很差、句子不通順和描寫不好請見諒!!!!!!OAQ

 以上


 - 一章 【To Confuse】

 時間於猶如我們現在般的渾沌生活,充滿混亂又無法安定的生活。人心慌慌、不能安定,秩序像是受到邪惡撒旦侵襲般,不得安寧,就連被稱作人民保母的警察也拿這個世間沒法子。

 這不是近期的事情,是從人類開始生活便已經注定好了───世界已經崩壞了


 陽光有如要曬死人一般地掛在上空照著,在炙熱的太陽底下的人們隨著某人的失聲尖叫,一個又接著一個、最後釀成一群又一群地擠在已經沒有亮著的電線桿下開始議論紛紛及發出嘔吐聲音。

 如果你是那根電線桿,其實應該會感到慶幸人們居然很瘋狂的往是電線桿的你湧去;或許你會在心理發出沾沾自喜的心態認為人們有注意到你這根平常就沒有什麼出奇的電線桿。只是,這種說法大概說給心態驕傲的人才會真的如此高興……

 然而在這根默默無名的電線桿之下聚集的人們,他們並非在專注電線桿。則是有一包包不同顏色的垃圾袋,粉紅色、綠色、橘子…什麼顏色都有,但人雙眼卻全部集中在其中一個、且放置在最上面的黑色垃圾袋。

 啊啊,奇了。你也很想問這些人是否瘋了嗎?只是一個塑膠袋罷了,為何有這麼多人專注?為何方才有人尖叫、又接著雙眼不由自主掉下淚來?又為何有人看著它而吐下不久前吃下的早餐…?

「呃啊-…快、快點!誰趕快去通知警方過來!」

 像是突然回過神來,幾個人對著後邊還想繼續來看個究竟的人道著;幾個婦女也趕緊把自己身邊的孩童給拖回來、手遮起孩子們的雙眼不給看。

 ───嗯,是的。反正是很噁心的東西啊!使的人會驚慌失措的東西啊!


「啊啊,這是第幾具了?」一個聲音發出疑問。望著電線桿下垃圾堆裡其中一個黑色塑膠垃圾袋,裡中的腥味使發問者不禁掩起鼻子、皺起眉望著身邊的夥伴。

「目前為止,第九具﹔從這事件的上個月開始累積下來,這是第九具屍體。」握在手中的筆動了動在另隻手所撐著的版子上紀錄。「全都是女人。」比方才發問的警員年輕許多,推了推眼鏡低沉說道。

 聽見年輕的小夥子這麼一提,有些年紀的中年員警挪了挪警帽。再度撇見黑色塑膠袋,裡邊的情景讓他沒有勇氣去探個究竟﹔光聽到報案者說那個女人的屍體看起來就是一副被分屍的模樣、讓警員有些震懾。民眾好奇的手才解開那發出陣陣惡臭味的袋口時,尚未伸入探個清楚、一顆像是存放很久至腐爛程度的頭就這麼驚悚地滾落出來,當時驚動了附近的社區民眾,一個接著一個來湊熱鬧不忘議論紛紛、七嘴八舌著。

「真棘手…」不知何時、另一名比中年警員更上了些年紀的員警緩慢向著他們走過來,順道發出心得。感覺上是遇到這種事情已經算家常便飯了,就算面對這種情況,他也仍然面不改色對著人道。

 啊,其實這麼說也沒錯啦。畢竟這已經是驚動大眾、不論是哪台、還是哪個時間,屬於新聞報導的頻道也都紛紛反覆報著。要說現在才感到很吃驚的人,才真的是無知

「警長!」兩名員警見上司走來、不忘行個禮。最先開口的是年輕的警員:「警長,這個…」

 明白對方的問題,警長阻止對方繼續說道、搖頭道暫時不要宣揚太多。

 撇見黑色塑膠袋內的情景、眉間像是沉思般緊鎖著不語。被扔棄在電線桿下、袋內被耀眼的陽光所照,就算是黑色塑膠袋、但陽光的照射仍舊把被害者血肉糢糊的血紅色顯現出來。裡中女人並沒有被毀容、僅是四肢及身體全被鋒利的刀給分屍成無數肉塊,能判斷兇手並沒有想毀屍滅跡的行動。或許只是單純的想殺害這個被害人。

「…調查這名女性的身世,」警長嚴肅盯著一旁跟在他身邊的女警員下令。「還有把前些的案件全都拿出來…」

「───其實,剛剛有民眾已經指出這位女性的身世了。」站在他面前的年輕警員怯怯說道,順道把方才所蒐集來的情報遞向眼前的上司。

 接下簡略的報告,警長望了望。小梅,杜佳惠,今年二十歲,是個酒店女孩子,聽說年紀輕輕十六歲便已入這種不良行業。父母皆健在、下面還有兩個小她三歲和六歲的弟妹;家庭經濟富裕、不至於接觸這種行業。據說是少女貪玩而陷入這種行業裡。被各各大少爺包養過無數次。

 擱下報告,警長嘴角刁起菸、眉間更是緊鎖起來。「又是酒家女。前面八件同樣是酒家女的身分。」

 從上個月開始,報案的民眾不同、但內容一模一樣:一具女人的屍體被分屍後,丟置在大型垃圾堆裡,同樣都是黑色的塑膠袋,都是早晨發現

 第一則開始是從早晨便來收垃圾的清潔人員發現,搖了搖裡中有聲響,原本以為是尚未整理的資源物、正想打開整理,然而一張血淋淋且充滿在臨死前請求般的臉就這麼映入人員眼中、嚇呆了當時的執行人員,堅持要辭職、且還曾去廟裡收驚過。

 第二則是一名小女孩的家裡寵物狗突然莫名對著垃圾堆狂吠,好奇的孩子一探個究竟;還沒看到裡面的東西、一股令人做噁的腥味衝進鼻內,等孩子注視裡中的屍體時便放聲尖叫同時嚎啕大哭起來引來附近民眾趕緊報案,而在那可憐的孩子心靈中烙印下恐懼的一次

 第三則在早晨時被發現。天天早起健身跑步的老人家三三兩兩地邊跑步邊聊著八卦起來;在經過大型垃圾堆時,其中的一名算年長高的老人家嗅到垃圾堆傳來的惡臭味、停下來翻開瞧…。同樣也是女人、分屍的肉塊、紅色的液體在袋內,當時差點沒把幾名老人家嚇出心臟病來。

 第四則是民眾散步時,瞧見路邊的野狗和野貓正翻著垃圾堆;正想驅趕走,卻見野狗慌慌張張逃開前嘴邊還叼著隻女人的手臂。之後還算大膽地把那包裝著滿滿屍體的袋子持著走去警局報案,也讓當時的民眾差點成為兇手…。

 第五則是街友在垃圾堆旁徘徊許久,伸手拆起一包包裡面裝了許許多多的垃圾及東西的袋子;直到翻到裝為屍體的袋子,但不知是他人的精神有出了點問題還是無法克制,居然毫不在意就拖著垃圾袋行走。最後是被警員跟著被拖著血痕而找到屍體、把街友暫時安排到社會局安置。

 第六則發現的地點不在於垃圾堆。警方判斷兇手或許是刻意的改變扔棄地點、好混淆警方的調查。兇手隨手扔置在水溝裡,早晨的清潔人員瞧見水溝裡的袋子便勾撈起。裡頭的屍體泡水已呈現浮腫的情況,少許的地方還被水裡的小魚食了一些,這是這些案件裡最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的一次!

 第七則依舊出現在垃圾堆。是名附近的婦女,手拎著家中的垃圾便來到大型垃圾堆。只是還沒扔掉手上的袋子、整個人突然被放置在路上的黑色塑膠袋給絆倒,從袋口掉出的是塊腳踝,嚇得婦女尖叫、附近的人家趕出來也趕緊去報案通知警方。

 第八則是上一週發生,其實也並非感到可怕,但是是上週的案件、沒有人能忘得掉,更何況還是頻頻趕過來的警員們。第八件的屍體很幸運先被巡邏的警員給發現,沒釀成再次嚇壞民眾的情況。

 雖然屍體上沒有毀屍滅跡的情況、但經法醫的檢查一直沒有留下兇手的指紋或任何線索。

 像是對著警察們宣戰似的,每週不固定星期幾早晨都會有具屍體被丟棄在大量垃圾堆裡散發出惡臭味。這種事件使得住在這附近的居民紛紛感到不安及恐懼。

「我說,這是不是連續殺人犯所犯下的?」幾個年齡看來是上班族的男子交頭接耳開始臆測著。

「…但說實話這女孩子是酒家女、怎麼說也是不良正業,兇手只專挑這類女孩子下手,其實也算是做好事吧!」另個上班族輕輕嘆氣。

 聽著旁邊的話語,方才很認真紀錄的年輕警員不禁沉思下來。的確,身為酒家女孩這種職業稱不上正當職業,兇手下手都是這類女孩子、相對身為這行業的人應該多少已經感到不安和害怕,不願意出賣身子了才對…但是、這也並非是件好事。

「警長!麻煩你…」嚥了一口水,年輕警員對著上司低頭繼續道:「請把這件案子交給我處理!」,身為警察局裡最年輕的警員,陳書文。儘管身世曾經被人猜測是否靠著父親的名聲而進來,但真正的努力卻全看在在他面前的那個警長眼裡。

 ───深深認為這孩子並非是仗著父親的名聲而進入的。

「…我明白了,就交給你。」

 輕輕拍著人,上年紀的警員露出十分期盼的神情望著年輕人。而在距離命案現場不遠的小巷子裡,一名身高不矮也不算高的人影直盯著數幾名警員。眼神尖銳地從人身上轉移至被放置在垃圾堆中的黑色塑膠袋;從袋口邊緣悄悄滑落的紅色液體,讓這人露出令人毛骨悚然地笑容,而後便消失在巷子裡。

作為祭品,這些女人還不夠…

 低聲呢喃,邊走邊道出模糊不清的字詞。而在那個人旁邊經過的孩子有些吃驚愣住些,還想再確認什麼、一轉身尋找方才的人,然而卻已不見蹤影…僅留下一名看似13、14歲,擁有烏黑微略長些短髮的少年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杵在路中央好一陣子。

 -總之,這九具屍體就成了這個寒冷的冬天的故事開始。

                                                -To be continued

留言:投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upika612.blog126.fc2.com/tb.php/45-0897d663
-
管理員許可後即可顯示